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第十五章 董卿初试小能耐


【2016-06-30】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五章 董卿初试小能耐

且说,那日校长等挨了金巴克斯的教训之后,有一番计较,既然金巴克斯是武学英雄,而水师学堂也是大清国防摇篮,不妨请金巴克斯前来当武学教头,可以大大提升水师学堂的声望,于是拜托胡督学去邀请。

胡约翰说声“好!”便去了。

谁知金巴克斯在巡抚大人这里吃喝玩乐,十分潇洒,哪里肯到水师学堂来受罪,对胡约翰说:“密斯特胡,按说老同学来请,咱不去就是太不给面子了,只是你看我这里整日不离抚台大人半步,实在抽不出身子去传授美国军事。这么着,咱呢也就挂着名誉教头,你也好交差。另外我推荐一位武英雄去当你们学堂的实际教头。”

胡约翰当然说好,就这么办。

校长大人听了胡约翰的聘请成果,十分高兴,说:“也就是督学大人神通广大,不仅聘请到了水师学堂的武学教头,而且聘请了名誉武学教头。这些都是老朽们没有想到的,实在是意外之喜。”

过了几日,那位武家英雄前来报到,胡约翰见了心心相惜,金巴克斯请的当然又是一位胖英雄,心想,金巴克斯在这方面是不含糊的,都是胖子留学特别班出来的,心有灵犀一点通。

来人姓徐,原在武备学堂当个会办,喜欢结交各路好汉,大有及时雨宋公明之风。

都是场面上混的人,很快徐会办来安庆之后就和金巴克斯熟了。

一来二去金巴克斯觉得徐会办这人不错,有胖子的豪气,所以胡约翰来请自己,就想到了徐会办。

既然徐会办来了,又是金巴克斯推荐的,自然英雄了得。

这不,这个徐会办还挺有两把刷子,几圈下来,学生们没有不服气的。

胡约翰有些佩服金巴克斯的胖眼比自己要高明一些,凭自己是万万识不得徐胖子这样的千里马。

既然是千里马,就要全面使用,可是徐会办在武备学堂尚未辞职呢。

这好办,胡督学爱才,亲自去办理人事调动,可人家说:“督学大人,您就可怜我们一下吧。徐买办在我们这里那是顶梁大柱,他要是撒手不管,我们学堂就得打烊。金大人的命令,我们不能不听,但是您老看能不能这样,徐教头在您那里不会每天都上班吧,这一个月说不得会闲那么几天,就让徐教头辛苦辛苦,料理一下会办的事。徐教头水平高,有那么几天功夫的操持,我们学堂也就能运转了。徐教头的薪金我们依旧照发,人你们用着。”

这话说到这份上,胡约翰当然只能表示理解了。当然,水师学堂的工资也得全额支付。

旧式学究喜欢和学员保持距离,距离产生威。

徐教头是日本留学人员,日本的教师也和学生之间保持着威的距离。

但是,不知何故,徐教头没有继承这些传统,喜欢和水师学堂的学员们打成一片,在这一点上胡约翰和徐教头存在共同语言。

西学梁先生尽管也是在欧洲游学过的,但是依旧喜欢在学员面前,摆出威来。

看见徐教头深受学员们喜欢,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好几回在校长大人面前说徐教头的胡闹。

校长大人是十分开明的人,心说,梁先生啊,一个学校得有各式各样人才才有发展潜力,看看自打胡督学来了之后,水师学堂搞得何等兴旺,就是京城里都有声望,徐教头有些与众不同,说不得能搞出大动静来。

但是,校长大人嘴上却说:“梁先生这个意见是好的,我会提醒徐教头注意。”

其实,因为徐教头是金队长推荐,胡督学亲自聘请来的,校长大人放心得很,压根没有提醒过徐教头。

胡约翰和徐教头有了共同语言,交往就多了起来。

经常海阔天空地聊,聊到酣时,大有知我者徐教头,用我者胡督学之感。

徐教头喜欢听胡督学谈笑美国的事情,听到美国华盛顿以微弱之兵大败英国强弩之末,极为感兴趣。

当即,赋诗一首送给胡督学,诗曰:

“军歌应唱大刀环

誓灭胡奴出玉关

只解沙场为国死

何须马革裹尸还”

按理,胡督学是应该和诗回赠,可惜胡约翰诗书能力实在有限。

手头倒是有些美国怀特曼的诗集,翻译过来给徐教头似乎有些不伦不类。

胡约翰因想,平时见董小姐房里有不少的诗书,似乎也写些闺中诗稿,自己不好意思索来拜读,况且董小姐又是有些女英雄的气概,潜意识里恍惚记得董小姐踢翻过自己,说不定董小姐能写出像样的和诗来。

于是,胡约翰大着胆子去求董小姐帮忙。

董小姐一向轻视胡胖子的文章,尤其看不起潘老头作刀的八股。

见胡胖子居然拿了诗来,董小姐满心瞧不上,这些日子在女学里正和女同学们得意呢。

随手拿起那首诗,托大道:“这样的诗,和它十七八篇亦非难事。”

再看一遍,又问:“你写的?”

胡约翰讪讪道:“我哪能写出这等诗来,只是人家好意写了来,总得还礼,这不请你来了。”

董小姐低头又读了一遍,觉得这诗怎么有点熟悉,好像在那儿看到过,想了好久醒悟过来,是有人做过这首诗,就道:“你先说谁写的,我再考虑写和诗。”

胡约翰踌躇一番,只好交代徐胖子的名讳。

“就是那个徐教头?”董小姐惊异道,“虽然他也姓徐,但是断然不是他写的,必定是抄人家的。”董小姐十分肯定。

“不会吧。”胡约翰不信,拿过诗来,左瞧右瞧的,这可是自己看着徐教头亲自写的东西,怎会有错。考试小抄也就算了,作个诗也去小抄人家的,这个可是很丢脸。

难得胡约翰来求自己,董小姐嘴上这么说,肚子里还是费了不少思量,来应付这份差使。

董小姐拿起笔来,一看墨干了,看了一眼胡约翰。

胡约翰赶紧凑上前去殷勤磨墨。

这态度还差不多,董小姐踌躇满志,要显一显自己的能耐。

在胡约翰磨墨的功夫,董小姐绞尽脑汁,搜索记忆中的英雄诗,好歹想起一个来,下笔写了一句:

“一啸群山百兽惊”

“好诗!”胡约翰拍手赞道,心里却在想,董小姐莫非要写她自己。

董小姐不理会胡约翰,认真继续写下一句:

“苍茫独步月朦胧”

“这个也好!”胡约翰一边说,一边有些心抖,心说,这是晚上的老虎啊,怪不得那天这么厉害。

董小姐停一下笔,思索了一番,又写道:

“千难历尽雄心在”

胡约翰挑起大拇指,连声叫好,这是要鼓励丈夫,晚上家里有老虎蹲着,自己是得有点志气才好交代。

后面一句,董小姐一挥而就:

“未许人前摇尾生”

胡约翰一看,有些傻眼,看着怎么是说哈巴狗似的。

董小姐见胡约翰发呆,暗自得意,六十年后的东西,也是你能理解的!看本小姐慢慢收拾你们!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