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第十二章 会试特别班


【2016-04-01】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二章 会试特别班

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今年的科举有意见,老佛爷的恩科那是额外的,坚持明年的科举不能废,三年一次的正科依旧要照常举行,都希望来年正科见个高低。

尤其是辛丑年光绪的恩科和壬寅年的正科都被认为忽略了,积攒起来的八股能量还没有完全消缓呢。

这些人绝不是像朱克朗那样,有考状元的能耐,而没有考上,而是觉得该得的就应该得到。

要废除也得来年考完才废,这样比较公平。

老佛爷恨透了那些有学无术、只想捞功名的读书人,尤其是康有为和梁启超这两个家伙整天在外面搞维/新/演/变,老佛爷听到读书人两个字就头大。

要以老佛爷的想法,在恩科这里打住是最完美的结果了。不管英明不英明,后世只要记得老佛爷恩科是最后一届科举就足够了。

可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再折腾一回,谁让自己在恩科已经八面威风呢,给他们一个面子,未必就损得了老佛爷的威名。

于是大江南北举子们磨墨擦掌,欲与八股誓死战斗到底。

至于说俄罗斯军队赖在东北不走,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只要不影响科举,姑且睁一眼闭一眼又如何。

当然政治题要考虑到这一情况,以免那个不要命的考官,犯糊涂涉及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即使答错了,那也是考官的事,难不成会把责任推到举子身上。

法不罚众,老佛爷再能耐也不敢杀尽天下举子,最多像仗毙沈荩那样,把考官当替死鬼。因为你出错题了,也很合理。

胡约翰的任务依旧是猜题,谁让他在恩科猜上了。

胡约翰认为,政治题首先要与空谈爱国分开。

为什么呢?胡约翰是这么考虑的,爱国不爱国只能老佛爷说了算,国家是爱新觉罗家的,现在叶赫那拉氏在当家,老佛爷说你爱国你就爱国,说你不爱国,你就不爱国,评分标准主观性太大。

朝廷操心的必定是如何大清中兴,命题的中心思想不会偏的。要讲学习,讲政治,此为正理。

有了这个基础,就好猜了,不外乎以下类型:实业兴国、日本经验、英国经验等等。和美国相关的,万万不会涉及到美国经验,谁要敢提美国初兴策,那考官也是找死。

李中堂的学生很可能在考官里,李中堂一直关心华工问题,这个问题倒是中性的,考的可能性很大。

胡约翰在省里的会试特别班里,作如上分析时,举子们都觉得很有道理。

负责史论四书五经的前辈们也十分佩服胡约翰的分析,尽管政治成绩占的比例不高,但是因为史论四书五经都是从小培养,全国不管哪里的举子都有基础,设若在政治题上有所突破,那么完全可能在在江浙一帮状元迷中杀开一条血路,再现咸丰九年孙家鼐的辉煌。

学政大人特别提醒,胡约翰的考题分析仅限于安庆的会试特别班,严格保密,尤其防止扩散到芜湖宣城一带。那一带存在乡试移民问题,保不定就把胡约翰的分析报告泄露给了江浙的那帮状元迷。

草儿好久不见胡少爷回来,很是担心,好几次试图进去看望,都不让,说是保密。

草儿有些害怕,以为少爷被关了起来,慌忙找太太帮忙。

董小姐心说,这胡胖子,关他几天才好呢。可是又想,自己毕竟是他挂名*屏蔽的关键字*,平时胡胖子态度基本上是好的,帮忙问一下吧。

文庙看门的看到董小姐的气度非凡,也就让她远远的看一眼,放个心,说胡督学是我们的宝贝,好着呢,哪里有半点委屈。

草儿跟在后面也放了心。

胡约翰的努力是有成效的,泗洲人张启后凭借政治分的突出发挥考了第三名,但是光绪帝因为对政治失去了信心,愣是把张举人拉到第四名。

考虑到光绪帝受了这么多年的窝囊气,张举人原谅了光绪帝的做法。光绪帝让他少关心政治问题,也是爱护他的表现。

尽管这样,张进士领军二甲,其风光又远远超出了朱克朗的二甲中,听到消息,胡约翰才稍稍平了平对朱克朗的怒气。看看,只要我胡约翰用心辅导,弟子也能二甲传胪。

由于胡约翰分析报告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江浙状元迷们没有占到半点便宜,乖乖地跟在张传胪后面当二甲中。

当然,学政大人说了,保密工作只是其中一环,起了关键的决定性作用是胡督学,这就是人才价值的高度体现。如果史论四书五经的辅导员能够再加一把力,那么说不得前三名都是安庆会试特别班出来的,哪有朱汝珍、刘春霖、商衍鎏这些人的事。

事实证明,胡约翰尽管不是科举考试的料,但是在新形势下,基于胡约翰的见多识广,完全可以成为培养优秀举子的政治学科导师。

不过,大清没有再给胡督学发挥的机会。

朱克朗本来忙着买办资政的事情,忘了废科举的事情,听说胡约翰臭骂了自己一通,心里很不高兴,矮了辈已经受了委屈,还挨骂,又听说胡约翰的弟子考取了二甲传胪,更加不是滋味,马上鼓动张总督赶紧得废了这科举,省得添堵。

由于朱克朗的优秀表现,张之洞心里一直思量能否“渐废”,可是经不住朱克朗一而再,再而三的唠叨,实在烦了,征求一下袁世凯的意见。

袁世凯连乡试也没有通过,历来痛恨科举,心说,老张啊,我就等着你提这一茬。两人一拍即合,拉上其他几个人凑凑数,就把这事打了报告。

光绪帝管不了,那年就是因为这事倒霉的。

老佛爷拍板成交,事情就这么定了。

再说胡约翰由于需要保密的原因,学政大人让他在文庙待到会试结束才回家。

虽说学政大人对胡约翰是百般的爱护,在文庙里吃好住好,可是习惯了草儿的饮食,胡约翰还是瘦了好几斤肥肉。

前一阶段胡约翰化了很大精力去作分析报告,也费脑子。既费脑子,自然也费心血,心血是脂肪的根本,胡约翰是知道的。但是为了消除对朱克朗的怨气,争口气,这点付出是值得的。

草儿见少爷平安回来,很高兴,又见少爷消瘦了,难免心疼,于是动手做了很多菜,犒劳少爷,胡督学方开怀痛快。

董小姐心里有些酸意,倒不是因为胡约翰和草儿臭味相投,而是因为前些日子,胡约翰不在家,草儿做饭的积极性明显低下。

董小姐自己有些不争气,这些天来,居然吃惯了草儿的饭菜,增加了依赖性,自然就容易体会出待遇的差异。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董小姐乃女中豪杰,不会在这些芝麻小事上过于计较。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