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 第四章 督学有道得人心


【2011-09-08】 YNN】


【胖人物语】 第四章 督学有道得人心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四章 督学有道得人心

理查也胖,但是算不得胖子,只是满脸的油光显得比较富态。

几年前理查连富态也算不上,但是自打从美丽的巴黎来到中国居然开始改变了原有的体形。

凤阳花鼓说:“说凤阳,道凤阳,自打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这话大有疑问。

理查在海轮上闲来无事,豪赌一把,结果到了香港差点连身上皱皱巴巴的西装也当掉,十分的落魄。

这到安徽才几年呢?

理查的腰包就涨了起来,脂肪也多了起来。

由于对“脂肪”有着孜孜不倦的共同追求,理查对胡约翰一见如故。

操着一半法式英语,一半淮南口音的汉话,理查居然和胡约翰谈得十分投入。

理查对海生说:“你这个弟弟好,很好,能不能留在我身边做个买办,有他在,我放心。”

“这敢情好,”胡海生道:“只是家父已经让他去办学校了。恐怕得等他什么时候厌烦了教书生活,才能来你这里。”

理查连说遗憾得很。

安庆是产茶的好地方,黄山毛峰、太平猴魁、六安瓜片皆为名品。

胡约翰不知大哥何时涉足了茶叶贸易,自己对其中的机关一窍不通,所以也就是跟着兄长东瞧西瞅是了。

安庆方知府与胡知府是老相识了,海生带着小弟不免要在官府走动一番。

方知府得知胡约翰乃老中堂挑选的优秀胖子留学人员,极为动容,整容说:“人才乃得,人才乃得。大清中兴有望矣。”

又说:“你老爹的洋学堂不是还没有办么,干脆别费那个劲了,我这里的水师学堂正缺一位督学,健生在这里极为稳妥。”

胡海生有心推辞,胡约翰却说:“既是伯父盛意,晚辈从命便是。”

路上,海生问胡约翰真不打算回家么?胡约翰点头。

海生明白弟弟所想,海生思量督学也是个官,是个好事,也罢,回家跟老爹和少奶奶赔罪便是。

原本胖子游泳是占优势的,胖子的脂肪多于常人,而脂肪又比水要轻,曾汤姆曾经用比较复杂的方法计算出准确的人体脂肪比重。

胡约翰记不得具体的数字,但是这印象是一直有的。

既然是水师学堂,就得有一群胖子吧,胡约翰这么想,希望在水师学堂找到一些共同语言。

既是知府大人派来的督学,自是十分了得。

水师学堂的一帮人轰轰烈烈地欢迎督学进校。

领头的校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词欢迎胡督学的到来。

台下教导主任吴学东悄悄对西学任课先生说:“梁先生,您看督学能有多大了?”

西学梁先生晃了晃脑袋说:“二十出头吧,年轻有为嘛,嗯,三十也是可能的。”

吴学东推了推眼镜,仔细瞧瞧,说:“我怎么看着有四十出头了。”

偏生胡约翰的耳朵极好,想起大哥千叮咛万嘱咐,万一有人问起年龄,别忘了说自己是已卯年生的。

胡约翰想还是大哥见多识广许多,这时候可得老城十足。

校长讲话结束后,提请胡督学讲话。

胡约翰的嗓门是极好的,也是充满磁力的。

胡约翰这样开头:“亲爱的先生们,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好!”

台下一阵笑声。

校长连忙止住,说:“同学们,请尊重督学讲话。向督学的礼貌教学致敬。”

胡约翰接着说:“今天,本人来到伟大的水师学堂,感到十分高兴。安庆是我大清的心脏,长江是我大清的血脉,从安庆出发的船只是血脉里的红细胞。我们就是制造大清红细胞的骨髓。”

台上台下,一片迷茫。

胡约翰不理会大家的反应,继续提高声音道:“我们这些骨髓啊,需要有健康的体魄。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同学们很不达膘,没有脂肪怎么当水师的学员呢,不行的,这是绝对不行的!据我在西洋的考察,水师学员的脂肪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水师是否强大的主要依据。同学们想一想,一个蛙人在冰冷的海水里偷袭敌方水师,多一分脂肪是不是多一份力量啊!所以本人来此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提高大家的脂肪水平,以期达到或者接近发达国家的平均脂肪水平,为振兴大清水师而努力奋斗。”

台下掌声如雷。

校长带头长时间鼓掌,兴奋地说:“人才!我们要什么样的人才,胡督学明确指出了培养人才的方向。我相信,在督学的指引下,学员们,你们一定能够成为我大清未来的中坚人才。”

胡约翰在水师学堂得到了空前的欢迎。

鉴于胡约翰和知府大人的亲密关系,水师学堂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援,先生和学员的伙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胡约翰由此在水师学堂的地位得到了巩固。

连学员食堂的大厨老裴也说:“自打胡督学来了之后,俺们学堂养的三头猪也肥了起来。”

胡约翰是十分随和的人,水师学堂的先生们非常乐意和胡约翰交往。

梁先生在欧洲游学过的,对西学十分在行,喜欢时常和胡约翰讨论赫胥黎的适者生存论。

梁先生说:“严先生的翻译是极好的,兄弟我在英吉利的时候,专门访问了老赫的故居,确是风景秀美的地方,难得他能写出这样的美文来。”

胡约翰听了这般论调,就想起怀特一家来,心里有些想念海伦那美丽的身影,嘴里却说:“梁先生去过英吉利么?定是好玩的地方。”

梁先生摇头道:“这英吉利人最是刻板,总是和他们说不到一块,倒是荷兰比较适合游览,阿姆斯特丹的小河极为诱人,古色的街道,空气也好。”

其实梁先生不好意思说,他的英语水平差了那么一点,英吉利人老喜欢校正他的发音,而到了荷兰能碰上一个说英语的,反而相谈甚欢。

也许这是梁先生非胖子的缘故,无法在英国胖子堆里得到乐趣。

教导主任吴学东是中过举的,校长大人花了很大力气招聘过来。

吴学东精通四书五经,也自学了不少西洋科学。

吴学东曾经在张之洞的府内当过一阵子幕僚,深得张总督的信任,对张总督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教育思想是极为推崇。

常常对梁先生的野兽规律不以为然,对胡约翰说:“物竞天择的文章我也是看过,不过也未免血腥了些,强者固然带有强势,然则弱者也未必没有对策。一个国家一时或许可以压迫另外一个国家,但总是无法长久的。修身齐家平天下,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就说胡督学你在美国好些年,是有见识的,这美国的总统也得修修身吧,否则何以服众。”

胡约翰道:“这话很有道理,美国总统是十分注意形象的,那个麦金利总统对人非常的和蔼,那日会见我们的时候很有绅士风度,可惜前不久被人刺杀了,据说,麦金利总统对刺杀他的人,也是十分体谅,吩咐人别伤害他,很了不起,能做到他这种地步的实在很少,我还真的十分怀念他呢。时常想起他会见我们时的笑容。”

胡约翰说着说着伤感起来。

又想起前日曾汤姆来信说这新上任的罗斯福总统的慈爱之心比麦金利要差多了,居然对自愿滞留在美国的胖子留学生那点月例也在乎起来。

胡约翰有点担心曾汤姆去费城上大学的事。

胡约翰接着又道:“老中堂当日主张以夷制夷,也许就是吴先生说的这个理,这八国联军的人都要是野兽,或许大清已经亡国了,总还是有些道德经在里面的。”

这话是从胡约翰嘴里出来的,可是胡约翰怎么记得这话好像是那个朱克朗对自己讲的,自己一不小心复述了一遍。

吴学东道:“督学高见。因此我想咱们水师学堂的中学也是要抓紧的,不知督学以为如何?”

胡约翰自然很尊重吴主任的意见,一时间胡督学的开明教学思想传为佳话。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