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第十四章 女学二重奏


【2016-05-15】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第十四章 女学二重奏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四章 女学二重奏

由于废除科举的缘故,各个地方都蠢蠢欲动。林重也在老家开了新式学堂,百废待兴,好不热闹。

在学习面前,谁说女子不如男,老佛爷不信邪。

老佛爷当这个国家的家已经几十年了,谁要说女子不如男,那他定是个睁眼瞎子。

老佛爷为了提高大清女子的地位,亲自要求实行女学。

老佛爷可能是这么想的,如果大清男人都能像自己一样有才,这个国家就不会受欺负了,或者老佛爷可能觉得,大清的男子靠不住,不如让大清的女人来试一试,说不得管用。

可惜,在下面执行老佛爷命令的几乎都是男人,所以女学执行大大打了折扣。

但是,有了老佛爷的旨意,有些不安分的女人们终于看到了一小块自由的天空,董小姐便是这些女人中间的一个。

听说要成立女子学校,董小姐便有了兴趣,董小姐记得自己是胡约翰的老婆,出于礼貌来征求胡胖子的意见,胡约翰是个开明的胖子,没有理由不同意,只是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董小姐带草儿一起去念书。

这就犯难了,草儿认得字吗?

胡约翰说:“这不要紧,女子学校的校长是我认得的,现在正在为招不到学生犯难呢。学生认不认得字,那是没有关系的。去了学,不就行了。”

董小姐怪怪地看着胡约翰,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最后说,问草儿是否愿意。

草儿哪里愿意去念书,说实话,认得的字大概也就七八个,拢共凑不满十个。

但是少爷要她学,她也没有办法。

草儿一向对胡约翰身心俱服,学就学呗。

可是要跟董小姐一起去上学,草儿都有些懵了,心想董小姐学问这般好,自己是书童?下人?抑或是姨太太?反正得在众人面前低一头的,如何使得。

董小姐看出了草儿的尴尬,为了达到自己上学的目的,大度地对草儿说,就当两人都是胡约翰的表亲,一起去报名。

胡约翰听了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感慨贤妻当如董小姐,不过万万不能当老婆。

胡约翰对上次月夜地板的教训,心有余悸。

董小姐在学校里体会到了新婚的快感,每天回到家,脸上处处洋溢着说不尽的兴奋。

念个书有这么高兴?胡约翰看着董小姐的性情大变,十分纳闷,偷偷问草儿:“学校里没有男学生吧?”

“没有啊!要是有的话,太太和我怎么敢去学校。”

胡约翰追问:“那有没有男装女扮的学生?”

草儿听了笑了起来,“少爷,你是不是不放心太太在学校念书?”

胡约翰讪讪道:“也不是不放心,只是觉得奇怪,你没见太太这几天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不是挺好的吗!”草儿因为和董小姐一起去上学,董小姐开始和她说起话来,虽然话不多,但是草儿觉得受宠若惊。

“好是好,可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忽然,胡约翰一拍大粗腿,惶恐道,“学校里是不是有不少男先生?”

草儿被胡约翰吓了一跳,“男先生?有倒是有一二个,可都规矩得很。”

“规矩得很?怪不得呢。”先生表面上规矩,心里可不一定规矩,胡约翰见过不少这样的,心里有些后悔送董小姐去上学,可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后悔药。

胡约翰定神看着草儿,草儿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因为董小姐来了,胡约翰可是好久没有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了,以为少爷要怎么的。怎料,胡约翰却说:“平时在学校,你是不是总跟太太在一起?”

“一般在一起,可是有时候太太喜欢学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俺也不懂,就在课堂里犯困了。”草儿觉得在课堂里犯个困,回家后能精神一些,不曾想回来更困,这念书真不是好玩的。

“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胡约翰有些好奇。

“好像是数数这样的东西,不用算盘就知道结果是多少。”

胡约翰暗忖,这是数学,董小姐对这个感兴趣?看不出来,也没见她算过钱。

草儿见少爷沉思不语,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奇怪得很呢,太太数数比先生还快,那天我去看个热闹,先生好像摆出许多很大的数,让同学们算,太太连笔头也没有动,就说出了答案。先生都特别惊奇,问太太怎么算出来的,太太说猜的,少爷,你说好奇不好奇?”

“有这样的事?”胡约翰有些惊讶。

“真的呃。”

胡约翰狐疑道:“先生是不是男的?”

草儿又想笑,不过终久没笑出声来,“先生是女的,和太太比,也大不了几岁,好像是从法郎丝留学回来的。”

胡约翰点点头,纠正道:“那是法兰西,一个欧洲的国家。”

草儿不知道什么法兰西,也不知道什么欧洲,唯有崇拜自家少爷见多识广。

胡约翰神秘道:“太太学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很有用处,以后太太到哪里,你也得跟到哪里。”

“为什么?”

“你得看看太太都学了什么本领回来,要是学了厉害的本领回来,你先告诉我,我也好有个准备应付。”胡约翰试图把话说得冠冕堂皇。

草儿“呵呵”一乐。

胡约翰问:“你笑啥?”

“笑少爷还是不放心太太呗。少爷放心,以后俺整天跟着太太就是。”

胡约翰不知道,女学里不少小姐也是许配过人家的,也有不少人派了丫鬟来卧底,早比胡约翰先了一步。草儿在女学一交流马上明白谁是小姐,谁是丫鬟,于是小姐和小姐扎堆,丫鬟跟丫鬟扎堆。

胡约翰又想女学生要认真读起书来,男学生就麻烦了,看董小姐的架势,学得这么厉害,就是那个朱克朗也比不上,心下打定主意,水师学堂不能照搬西方经验,将来决计不允许女学生进来,以免挫伤了男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降低大清水师的阳刚之气。

当然,董小姐喜欢上学念书,不等于草儿也喜欢。

胡约翰问草儿:“你在学校里念书很有意思吧!”

草儿愁眉苦脸回道:“少爷,女学里边尽是些女秀才,俺哪能听得进去,李家小姐,杨家小姐倒是很热心的,都来教俺认字。只是这字啊,哪来这么多的笔画,今儿教了俺十来个字,回到家似乎已经忘了七八个,有好几个记得那字的模样来着,可就是写不出来。俺有时看你写些西洋文字,那些个倒是好看又简单,翻来覆去那么几个,要是学校里的字也像你的西洋文字那么简单就好了。”

胡约翰道:“别急,慢慢学就是了,你也不需要去考状元,就是有女状元,我哪里舍得放你赶考。”

草儿听了娇羞含笑,分外妖娆,心想为了少爷高兴,再受多大苦,也要把四角字学下去。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