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长刀无痕】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一章 邂逅佳人


【2020-11-23】 狗吐文学】


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一章 邂逅佳人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玉梯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赵烈萎缩地坐在路边的破败亭子里,没有数天前的潇洒风流和意气风发,枯败落叶在寒风中无奈飘荡,远山还存留着雪白美丽的残雪,心里有太多的不甘心和愤怒,多少年的艰苦奋斗,终于从一无所有变为锦衣足食,过上了舒适富贵的生活,突然之间又回到了一无所有。 

 冬日难得的阳光照在荒凉得有点迷人的树林上,路上不时有大队的人马急驰而过,威风凛凛,铁蹄卷起了漫天的尘土,江湖狼烟四起,一片混乱,英雄辈出,强者为王。没有人注意到路边颓废萎靡的赵烈,长发杂乱地堆在头上,他沿着灰尘弥漫的漫漫长路缓缓走到热闹集市,这些天一直不停地走,不停思考迷茫的未来。 

 茶馆大部分人配着刀剑,神采飞扬,气度不凡,都是江湖侠客。烈酒如茶水般痛饮,空中荡漾着混合了烈酒和风尘的味道,五湖四海的豪杰不停谈论惊心动魄的江湖故事,外面寒风肆虐,茶铺中的江湖客却是热血沸腾,几个彪形大汉甚至解开胸口衣襟,露出了强横的肌肉和胸毛,毫不在意寒冬的冷风。 

 赵烈坐在角落默默聆听,热血沸腾的江湖传奇没有在神色漠然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从这些惊天动地的传奇中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那些快意江湖的剑侠刀客和英雄豪杰都是一掷千金,花钱如流水,好像从来就不缺钱花,也不会为钱而操心。 

 荒凉的旷野连绵起伏,望不到尽头。赵烈独自躺在路边的乱草丛中,脑海中还在想着那些从来不缺钱的江湖豪杰,心却比那刺骨寒风还冰冷,偶然抬头望着蔚蓝天空和悠悠美丽白云,云朵随风不停飘荡变幻,人生同样也是变幻无常,远方突然传来一阵猛烈打斗声音,他小心透过枯黄草丛之间的缝隙看过去。 

 片片枯黄叶子连缀着荒凉寂寥,纷乱茅草无力地伫立寒风中,凄凉草丛中掩映下的树林轻抹慢涂,影影绰绰的模糊树影下,许多体格彪悍的黑衣人拿着锋利兵器围着一个蒙面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身影晃动,体态妙曼,身体四周青烟紫轻盈雾罩,头上飞絮游丝无定,白色身影旋转着如绚丽蝴蝶冲天而起,长剑似乎刺出了一圈圈晃荡的透明水纹,阳光照耀下发出了七彩光芒,刹那间,周围所有人全部倒下,空气中回荡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锋利剑刃上的血滴缓缓滑落,白衣女子反手将剑轻轻插入剑鞘,如同白色云彩漂浮起来,无声无息飘上了挂着几片枯黄树叶的细细树梢,飘逸虚幻如仙子,瞬间从空气中蒸发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赵烈瞪大眼睛凝望白衣女子飘逸变幻的身影,简直难以置信,总算恍然大悟,如果有那么好的武功,还会为钱发愁吗?他二十三岁的时候,躺在乱草丛之中做出了人生第二个重要决定,毅然弃商从武。 

 他从躺在地上的尸体中挑了几把锋利刀剑,而且还发现了几本内功心法,顺手拿了些珠宝银两,轻轻摸了一下怀里的珠宝,不由感慨万千,原来每个江湖中人都是那么有钱!怀里揣着沉甸甸银两,迎着冬日凛冽寒风坚定朝前走出,纷乱长发在风中飞舞,很快消失在无尽长路。 

 村野上空的冬日像个熟透的橙黄色杏子,被一抹淡雾罩着。赵烈沿着一条蜿蜒古道,绕过长长山路,走进了笼罩在云雾中的青翠黑虎山,由于有银子说话,身材高大的他顺利加入了江湖五流帮派黑虎帮,想到就要做到,他就这样开始了江湖之路。 

 黑虎帮是个小帮派,也就两三百号帮众,帮主黑天虎曾在武当混过几年,为人比较精明,不去招惹大帮大派,所以黑虎帮的日子倒也过得红红火火,一直在不断招兵买马,扩大实力。 

 赵烈经历了太多磨难,早就学会了保护自己,没有功夫保命是不行的,白天随着帮众一起练武,晚上沐浴在明月星空的璀璨光芒下,默默琢磨那些从尸体上捡来的内功心法,虽然不是武功秘籍,但却是纯正的内功心法,对于高手而言是很普通的内功,可是对于从未学过武的赵烈来说,却是至高无上的武学宝典。 

 赵烈沉溺于神奇武学,感受到了一种奇妙滋味,思绪自由地翱翔在广袤深邃的夜空,闯入了一种全新的境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江湖生活异常险恶,提着脑袋过日子,可是他不是刚出道时的热血少年,不动声色在打打杀杀的日子里不断学习,默默观察别人的招式,然后化为己用。 

 每次搏杀都会有新的发现,每次发现都会带来的喜悦,赵烈不会冲在最前面,但也不落在最后,武功在不知不觉中进步,完全靠无边的想象体会武学的浩瀚和博大精深,他沉浸在武学奇妙的意境中,不停思索,眼光深邃如神秘夜空。 

 借助纯正的内功心法和夜以继日的苦练,赵烈很快发现黑虎帮的帮众已经不是他对手了!他老谋深算,从不炫耀武功,只是默默苦练,并没有忘记心中那团熊熊火光,深夜刺骨的寒风,天上明媚的弯月,璀璨神秘的夜空,滂沱的雨夜和夜晚萧瑟的秋风融入了他的艰苦生活中。 

 赵烈不会忘记第一次凭借内力跃上树梢轻飘飘的奇妙感觉,站在树梢左晃右摆,长发飞舞!也不会忘记在辽阔水面上狂奔,水面软软的感觉透过脚底带来前所未有的喜悦!当他一拳打断大树的时候,望着漫天纷飞的落叶,忍不住大吼一声,那一刻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力量和自信,他很喜欢这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乱世惟有强者才能为王。 

 赵烈身材高大,敏捷如凶狠猎豹,浑身强健肌肉蕴藏了无穷力量和惊人弹力,第一次把手中钢刀插入敌人胸膛的时候,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纷乱长发依然飘逸潇洒,既然选择了江湖路,就绝不会退缩,也不会有丝毫犹豫!以前很难得到的东西,现在很轻易就能得到,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让身上的伤疤越来越多,体格越来越强悍狂野。 

 呆在黑虎帮快两年了,赵烈一掷千金,花天酒地,快意江湖,痛快之极!江湖虽然极度危险,但从不缺白花花的银子,充满了铁血激情,散发出惊心动魄的魅力,无数热血男儿构建了热血沸腾的江湖! 

 黑虎帮帮众和大多数武林人一样,生活在江湖最底层,没有高深的武功,没有轰轰烈烈的传奇,更没有地位,江湖中也不会流传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却是整个江湖的基础,没有他们就没有江湖! 

 赵烈很快就适应了江湖生活,骑最烈的马,大碗喝最好的酒,大口吃最好的肉,干自己想干的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意恩仇!没有太多的约束,日子过得逍遥自在,长发更加飞扬飘逸,纵酒狂歌,出生入死,见惯了太多的死亡,生命的意义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莫论明日黑与白。 

 赵烈最喜欢空中飞舞的感觉,可以像鸟儿在空中自由飞翔,他的轻功练得最多,想要在空中飞得高,持续时间长,必须依靠深厚的内力,于是他每天拼命修炼内力,体质随之不断改善,渗透到身体中每一根血管毛孔,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清爽轻松,真正感受到了武学深入骨髓的魅力。 

 赵烈出手阔绰,善于拉拢人,精明能干,再加上日渐增加的功力和不动身色的经营,他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护。黑天虎很快发现了他思维敏锐,才华出众,做事冷静沉稳,于是加入黑虎帮两年后,他众望所归成为了副帮主。 

 怡红院歌舞升平,绝色歌妓伸手按在琴弦上,纤手飞扬,一串清滑轻脆的琴音立时填满厅内的空间,优美的琴声伴随舞姬翩翩若飞鸿的舞蹈,隐见浑圆丰润乳浪和细致修长玉腿,柔软身段做出各种曼妙的姿态,教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散。 

 黑虎帮副帮主赵烈带领数十个兄弟在青楼花丛中放肆地痛快喝酒,放纵舒适的生活并没有能让他忘记年少轻狂的梦想和追求,也不能忘记曾经的磨难奋斗,更不会忘记藏在心中的痛苦!每到孤寂无人的深夜,他都会感到深入骨髓的痛苦和无尽的寂寞,于是不停拼命练功,无论在商场还是江湖都从未放弃奋斗! 

 赵烈静静坐在床上将全身气流沿所有经脉走了三十六遍,慢慢睁开眼睛,精光烁闪,终于把捡来的内功心法练完了,居然凭借异常坚强的毅力和超乎寻常,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融会贯通,无师自通,而且没有走火入魔,这也算是一个奇迹! 

 赵烈清楚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游动,甚至感觉到体质在慢慢改变,可惜只有内功心法,没有任何招式,他的招式都是无数次血战中体会出来的,没有漂亮姿势,只追求用最少的力气和最快的时间把对方杀死! 

 他从怀中掏出内功心法,默默运功将它们化为灰烬,轻轻消逝在风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世上再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内功。 

 江湖风云变幻,少年侠客来去匆匆,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辈出,赵烈一直没遇上真正高手,黑虎帮不过是江湖五流帮会。 

 江湖高手如云,卧虎藏龙,神秘的武林世家,六大门派,四大公子,七大高手,南尊北魔,还有震撼武林的黑榜高手,这些都是远离赵烈的武林神话。 

 漫长无边的深夜,他偶尔也会想起那天看见的白衣女子,现在有了武功之后,更加感觉到白衣女子惊世骇俗的武功,不过学了白衣女子剑下亡魂的武功心法就已经受益非浅了! 

 赵烈在心中长叹一声,同在一个江湖,他永远都只能陪衬那些传奇英雄和多姿多彩的江湖美女,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名字,内心深处永远也不会忘记让他一无所有的熊熊烈火,从哪里倒下,就从哪里再站起来,而且要站到巅峰! 

 赵烈懒洋洋走在熙熙攘攘的繁华街道上,忽然凝望街道屋顶瓦片上一朵凋零的青色小花,花儿给谁看?青灰色的瓦,花儿没有着色,没有人会留意,给天上的云和鸟看?还是给那些狂放的风肆意抚摩?他脸上露出苍凉笑容。 

 江南自古富庶,江宁府更是热闹繁华,街道两旁层层叠叠的房子斗拱飞檐,雕梁画栋,镂空雕花,图案繁复美丽,赵烈却感觉它们疲惫而苍老,江宁府离黑虎山有两百多里,平时黑虎帮的势力是不可能延伸到这里的,因为武林四大世家的南宫世家就在郊外紫霞湖中的岛上。 

 黑虎帮最近劫得大量钱物,黑天虎亲率帮众到江宁这个花花世界来享受。赵烈怀里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带着几个手下大摇大摆走在热闹街面,长发飘飘,脸上露出洒脱惬意笑容。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十多个身手矫健的佩带刀剑的少年护着一顶青色轿子慢慢沿着街走过,轿子周围还有四个青衣汉子和两个俏丽丫鬟。 

 路边男人的目光大都集中在两个丫鬟身上,虽然她们是丫鬟打扮,但也难掩天生丽质。赵烈的目光沿着她们青春美好的曲线上下巡视,“轿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人,丫鬟都如此艳丽,不知里面的人是什么样子?” 

 赵烈目光掠过旁边的护卫,心里一惊,那些少年的武功居然都不在他之下,中间的四个青衣汉子更是远在他之上,这些人绝非普通武林人士,他们的左手袖口都绣着蓝色弯月,乃是南宫世家的护卫。 

 南宫世家的三小姐南宫雨坐在轿子里面,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很少出门,从小就不喜欢武功。 

 赵烈紧紧盯着中间的轿子,似乎想要透过严实的垂帘看到里面的神秘少女,可惜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轿子四周挂着的蓝色弯月在眼前不停晃荡。 

 赵烈轻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依依不舍收回惆怅失落的目光,突然感觉到一股突如其来的杀气,他果断趴在地面,紧紧握住腰畔的刀柄,敏锐朝四周阁楼望去,忽然从里面跃出十几个蒙面黑衣大汉,漫天飞舞的暗器狠狠朝轿子周围的护卫射去,攻击的角度方位恰倒好处,配合非常默契,街上人群一阵慌乱,人仰马翻,拼命向四周散去。 

 这些黑衣人显然都是高手,出手狠毒果断,激烈搏杀卷起了阵阵刀风剑气,鲜血味道飘散在风中,街上很快堆满了尸体,南宫世家的护卫无人逃离,宁死不屈,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黑衣人也损失惨重,只剩下了黑衣首领愤怒地站在轿子面前,繁华街道忽然一片死寂。 

 黑衣首领愤怒挥拳将轿子震碎,赵烈终于看见轿子里面的女子,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惊艳一幕:身着翠色长裙的年轻女子,脸上蒙着薄如烟雾的轻纱,新月般秀气的眉和长长眼睫毛下面是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噙满泪水的秀美双眸没有惊恐,依然宁静平和地望着黑衣人,充满了悲悯和忧伤。 

 南宫雨凄然闭上双眸。就在那一刹那,为了那双宁静晶莹的眼眸,赵烈忘记了黑衣人高强的武功,拔刀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吼一声挥刀向黑衣人砍去。 

 黑衣人冷笑一声,看也没看,反手挥拳向赵烈击去,强劲的真气如滔滔江水般涌来,他用六成功力挥刀劈开滚滚拳风,狠狠砍向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无奈侧身轻轻让开刀锋,左手拳风发出凄厉啸声,击出一道黑色旋风重重落在赵烈肩上。 

 赵烈借势向后平平如枯叶远远飞出,卸去了大部分力量,很快顽强站了起来,居然没有忘记回头朝南宫雨笑了一下,再次看到了忧伤的美丽双眸,浑身顿时充满力量,咬牙用同样招式连接三次向黑衣人砍去,黑衣人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狠狠把赵烈三次重重击倒在地上,每次都比上次伤得更重,但他依然对着南宫雨笑了三次。 

 “今天看来死定了,今天我他妈的太冲动了!”赵烈嘴边流出了一丝鲜血,黑衣人的功力之强超乎预料,回头发现晶莹剔透的双眸凝视着他,眼中充满了担忧和关切之情。 

 赵烈翻身鲤鱼打挺,再次潇洒站了起来,长发依然飞舞,他对着南宫雨露出了狂放笑容,毫不在意嘴角露出的一丝血迹。 

 黑衣人眼中也露出了钦佩神色,冷笑道:“你还真有种,看你这次能否站起来。”右拳猛然变得漆黑,妖艳诡异,挥拳就朝赵烈打去,凄厉的黑色气旋呼啸着朝赵烈飞去。 

 赵烈就是等待黑衣人的轻视,所以刚才只用了六成功力,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准把暗中藏在袖子中的锋利短剑射向黑衣人,这是唯一机会,黑衣人武功比他高出许多,可惜他没有英雄救美的机会了。 

 远处突然飘来一个白衣男子,缓慢飘逸的身行瞬间就移动到了面前,匪夷所思的身影如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天道般自然,看似轻轻一掌,却把黑衣人打得远远凌空飞了出去。 

 黑衣人惊疑凝视白衣人,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张口喷出的全是鲜血,什么话也没有能说出来,一双凌厉眼睛含恨望着白衣人,死不瞑目! 

 白衣公子潇洒飘落地面,风度翩翩,一尘不染,白色长袍质料如丝如绸,面容异常英俊,散发出与生惧来的魅力,挺拔身躯没有一丝多余脂肪,漆黑亮丽斜飞入鬓的细长浓眉,眸子温柔如水,完美无缺的脸让每个少女都为之怦然心动,他关切柔声道:“姑娘还记得我吗,在下来得晚了,让姑娘受惊了”。 

 南宫雨抬头望着白衣公子,勉强笑道:“怎么会忘记武林四大公子之一的司马空?要不是你及时赶来,今天我凶多吉少,谢谢你。”她望着遍地的尸体,几滴泪水悄然滑落,弄湿了脸上的轻纱,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黑衣人真气充沛,拳法霸道,赵烈虽然利用倒退身法卸去大部分的力量,还是受伤不轻,此刻静静站在一边,还在回忆南宫雨的眼神,那是世间最让人动心的双眸。 

 南宫雨莲步轻移,缓缓走到赵烈面前,柔声道:“谢谢你,请问公子大名”。 

 赵烈闻着幽幽清香,一时无语,傻傻地凝视南宫雨的美丽双眸。司马空不悦道:“姑娘在问你话呢?” 

 赵烈懒洋洋抬头凝望司马空俊美无暇的面容,“他妈的!皮肤真是光滑如玉,不愧为武林四大公子。”心里虽然被司马空深不可测的功力震撼,依然蛮不在乎洒脱回头对南宫雨笑道:“在下赵烈,黑虎山上黑虎帮的副帮主。”嘴边故意让鲜血凄然流出。 

 南宫雨匆匆拿出白色丝帕递给赵烈柔声道:“伤得重吗?你怎么那么傻,武功那么差,居然还敢来救我。” 

 赵烈脸上露出狂放笑容,凑近南宫雨的耳垂低声道:“因为你太漂亮了。”她楞了一下,忍不住轻轻笑了。 

 司马空目光闪烁,英俊脸上露出了迷人笑容道:“在下司马空,久仰黑虎帮威名,如雷贯耳。”话语中却没有半点久仰的意思,黑虎帮这种小帮会压根就没听说过。 

 司马空对南宫雨体贴道:“上次见面之后,我就一直惦记姑娘,现在我先护送姑娘回紫霞湖吧。” 

 南宫雨走了几步后,忽然转身低头对赵烈轻声道:“我叫南宫雨,明天是我大哥结婚喜宴,欢迎黑虎帮光临碧云山庄,我会再向你道谢。” 

 赵烈怔怔走在路上,南宫雨的秀美双眸始终挥之不去。 

 黑天虎听说赵烈无意救了南宫雨,觉得是和南宫世家拉上关系的绝好机会,要是能让南宫世家作靠山,那对于黑虎帮太有好处了,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赵烈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总是有点心神不宁,青山如黛眸似水,从早到晚总是在想着遥不可及,温宛可人的南宫雨。 

 黑天虎带着重礼和赵烈一起到碧云山庄参加南宫霸的婚礼。碧云山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到场的都是雄霸一方的高手和各大帮派的代表,甚至连华山掌门风远山也亲率弟子英雄剑张枫前来道喜。 

 黑虎帮这种不入流的小帮会显得格外寒酸,赵烈心事重重,没有心思认识拉拢那些高手侠客,也不想看到那些不可一世而的目光,玉面神剑司马空好像已经忘记了赵烈,神采飞扬,傲然不凡,光彩照人,不愧为武林四大公子,反倒是黑天虎厚着脸皮不停向各位大侠高手恭维。 

 赵烈神情恍惚,眼前总是浮现南宫雨的柔和身影,独自悄悄走出大厅,默默在雅致花园里漫步,清幽的花草,碧绿的湖水反而带来心烦意乱,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猛然回头,看见了站在鲜艳花丛中的南宫雨。 

 竹影艳花的香味袅袅升起,又缓缓飘散去萦绕在南宫雨的身边,倚树凭花的女子,用她秋水似的双眸望断了青春,锦瑟年华无人与度,轻轻使她染上了千年的幽怨情思,“很高兴你能来,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你是很奇怪的人,我都不能看出你的年纪,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很少有人能看透我,因为我的经历太复杂,我以前是一个商人,你相信吗?我对你也很奇怪,你为何不学武呢?这里的武功都是江湖人梦寐以求的武功心法。”他定定望着南宫雨道。 

 “没想到你以前会是一个商人,我不喜欢习武,讨厌打打杀杀,喜欢宁静安详的生活,可是生在武林世家,有很多东西是无法避免的,我不知道未来,可是没有办法改变。”她的话语里透着淡淡的忧伤。 

 “学武的最大乐趣就是可以像鸟一样飞起来,可以听到风吹在身上呼呼的声音,甚至可以站在蓝色水面上凌波漫步,踩着柔软宁静的水面静静赏月,感受奇妙独特的滋味。”赵烈轻声道。 

 “你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第一次听说练武是为了飞翔。” 南宫雨轻笑道。 

 “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赵烈缓缓道。 

 “我没有选择,你可以自由选择喜欢的东西,但我不能!那天你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你为何那么傻。” 南宫雨伤感道。 

 赵烈脸上忽然露出了狂放笑容道:“那天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是不是还需要我再夸奖你一次。”她低下了头,脸上映出的一缕红晕透过了蒙在脸上薄薄轻纱。 

 他们不知不觉聊了很久,很久,很久。周围弥漫着醉人花香,一对艳丽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最后缓缓落在翠绿叶子上,互相偎依。 

 “你真的很好,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的眼睛。” 赵烈突然抬头沉声道。 

 南宫雨不敢看着他狂放的眼神,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羞涩垂下了头,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感到心在剧烈跳动,隔了一会,她脸色潮红,忽然指着碧绿湖边的别致小楼轻轻道:“我就住在那座小楼,我要回去了。” 

 赵烈坚定道:“我一定会去的,而且很想去。” 

 两人忘记了时间,直到夕阳映红了漫天彩霞。“我很喜欢你的过去,我向往自由的生活。”她微笑道。 

 “我也曾经有过平静的生活,岁月无声似水,月斜窗纸在万里,鬓虽残,心未死,有谁知?但现在我只想看看你,可以把面纱取下来吗?”赵烈赤裸裸道。 

 南宫雨柔声道:“虽然你的身材高大强悍,性格狂放,但我却可以感受到你内心深处淡淡的伤痛,真是很奇怪。”她低下头,柔软纤长的手指轻轻取下面纱,皮肤白得像雪一样,加上那一身翠绿的装束,更衬托出她露在外面肌肤的雪白。 

 赵烈停止了呼吸,痴痴凝视,旁边娇艳的花儿在她面前也失去了颜色,有生以来第一次动心了,她被赵烈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满脸红潮,心跳加速。 

 赵烈的心在颤抖,想起了藏在心中的悲痛和艰辛的奋斗,何处找这样一份清丽淡雅?何不留住这样的寂静深幽呢?他收起笑容认真道:“我会让你得到真正的幸福。”他的眼神似乎饱经沧桑。 

 她的心弦颤动,默默注视地面幽长的树影,从未领路过的奇妙温情从心头泛起,就这样醉在了秋色里,“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她心跳得更快了,“我也不知道,但和你在一起好开心,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她匆匆走了,婀娜苗条的背影慢慢消失烂漫花丛中,他久久不能收回目光。 

 紫霞湖潭深无底,浑浊碧绿,水边又生着浮萍,乱草,竹林,神秘诱人而教人不敢轻易涉足其间。 

 黑虎帮人马早就赶回黑虎山了,赵烈找了借口独自呆在江宁,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心绪不宁,每天都会坐在烟波浩淼的紫霞湖畔,静静凝望湖中央绿树掩映中的小岛。 

 碧云山庄楼台亭榭错落有致,南宫雨居住的小楼就在碧云山庄边上,从日出到日暮,从绚烂朝日到深邃繁星,赵烈总是痴痴凝视那座精致小楼,一直等到黑夜把他吞噬。 

 十六岁离家出走,接近十年的复杂生涯遇到了无数缤纷女子,但从没有遇到真正让他动心的女子,南宫雨让平静的心顿起涟漪,心中荡漾的涟漪似乎逐渐变为惊涛骇浪,已经无法忘记清澈纯净的双眸和善良温婉的心,也无法忘记娇艳如花的面容。 

 碧云山庄里人来人往,碧蓝的湖面上小舟穿梭往来,赵烈却始终没有看见南宫雨,她就像是在梦中,可望不可及,他喜欢静静坐在湖畔,感受那种惆怅惘然的滋味。 

 赵烈终于决定返回黑虎山,那里才是他的天地。南宫雨温宛动人,善良娇美,出生荣耀的武林世家,不可能喜欢小小黑虎帮副帮主!他孤独地走在路上,决定忘记一切。 

 眼前总是浮现她俏丽羞涩的样子,无论是闭上双眼还是睁大眼睛,他想到温婉善良的南宫雨就感到心痛伤感,不试过怎知道结果呢?他梳理了纷乱长发,猛然转身往回跑,决定去找她,不管面对什么悲凉后果。 

 赵烈刚冲到湖边就看到了南宫雨身边的俏丽丫鬟,她微笑着留下一封信,转身匆匆走了,他看着信上清秀的字迹,忍不住放声开怀大笑,兴奋得振臂高呼,猛地朝前跃出,蓝色身影旋转着冲向高空,长发飞扬。 

 月黑风高,天上一颗星星都没有,不过丝毫没有影响赵烈欢快的心情,晚风轻轻地温柔吹着,格外让人舒服,飘香阁小楼门前挂红红灯笼,悠悠在晚风中晃动,他的一心也随着剧烈跳动,仿佛看见了温婉可人的南宫雨站在窗前等他。 

 赵烈甚至忘记了敲门,脑子里面除了喜悦以外是一片空白,门并没有拴上,慢慢推开了门,屋里静静的,暗红蜡烛把整个屋子映得喜气洋洋,可是他却没有看见南宫雨,只是垂下帘子的床上好像躺着一个人。 

 赵烈走到房间中央突然停住了脚步,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血腥味和凛冽杀气,刚才完全融入了浪漫的期待中,心中充满了喜悦,忽略了周围环境。 

 赵烈很快清醒过来,明白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想也没想,他挥手运劲把窗户“砰”地击开,敏捷地滚入床下,几乎同时,楼外传来几声惊呼,“他从窗子跑了,快逮住他!”显然很多人预先埋伏在小楼外面。 

 房门被缓缓推开了,黑天虎和马空走饿进来。赵烈的心直往下沉,凝神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司马空冷冷道:“我对南宫雨那么好,可是她居然对赵烈感兴趣,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 

 黑天虎媚笑道:“他妈的,赵烈还跑得真快,居然从那么多高手眼皮底下逃脱。” 

 司马空微笑道:“他跑不掉的,做了这种事就只有死路一条。” 

 黑天虎叹息道:“赵烈的确是个人才,可惜太露锋芒了,再过几年我就压不过他了,多谢公子替我除去心病,以后黑虎帮就仰仗公子,今天的事我绝不会说出去,公子尽管放心,南宫雨的事没人会知道的。” 

 司马空微笑道:“难道你不是人吗?”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发出,藏在床下的赵烈却看见黑天虎毫无声息地慢慢倒下,满目惊恐诧异神色。 

 司马空淡淡道:“小小黑虎帮没有资格让我做靠山。”他冷冷对外面发话,“赵烈奸杀南宫雨被黑天虎发现,他杀了黑天虎逃走了,谁杀了赵烈,那可是大功一件,南宫世家肯定会重谢。” 

 司马空慢慢离开了飘香楼,回头远远望去,小楼暧昧而温柔,他很奇怪为什么选赵烈做替罪羊,也许是看他不顺眼吧?刻意安排英雄救美的好戏,却让赵烈破坏了完美的感觉,南宫雨居然喜欢毫无名气的赵烈,显然让他无法接受。 

 赵烈心似冰冻,慢慢从床下出来,咬牙揭开了蚊帐,看到了浑身赤裸的南宫雨,看到了那双充满屈辱惊恐而不愿闭上的眼睛,他冷冷握紧了拳头,冰冻的心碎裂成粉末。 

 他伸手轻轻合上南宫雨的双眸,就在那一瞬间流下了泪水。这才是真正的江湖,陷阱,血腥,暴力,激情,动荡,欺骗,谎言,痛苦,欢乐,生与死纠缠的铁血江湖。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