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长刀无痕】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三章 刀锋初现


【2020-11-21】 狗吐文学】


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三章 刀锋初现

 

 赵烈提气朝远处一座险峻的山峰狂奔而去,刚才生死瞬间,心中思绪万千,心潮起伏,难于平复,必须找一个宁静偏远的地方独自静思,心中压抑的苦痛不能发泄,只能纵情飞奔,跑得性起,索性纵身跃到高高树尖,踏着连绵不绝的青翠树梢尽力狂奔,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呼啸,好不爽快。 

 赵烈忘记了内力限制,一口气狂奔到孤峰之颠,蓦然发觉体内真气乱串,一阵剧烈头晕目眩,体内热血沸腾,眼前似乎有无数星星闪烁不停,吐出一口鲜血后重重摔在地上,什么也看不见了。 

 练武讲究静坐吐纳,蓄积真气,超越自身真气限制,超负荷使用内力乃是练武的大忌,可惜赵烈从来没有真正的师父,也没有人告诫,所以超负荷使用内力跃空飞奔以至真气不继,惨烈晕倒。 

 良久,赵烈慢慢苏醒过来,凭借体内真气不可能支持这么长时间的凌空飞奔,可是为什么能如此长时间提气飞奔?深邃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想到一些若有若无的东西! 

 “如何才能保住性命?如何才能废了司马空这个人渣?如何在武林中建立自己的势力?如何结束逃亡的命运?”他孤独盘腿坐在险峻山峰之颠,抬头仰望广阔天空,空气中弥漫着无法言语的清冷与宁静,天色是亮的,但明亮中似乎又带着一点暗色,一群鸟轻柔地飞过,一掠而过,转瞬即逝! 

 鸟群飞过的那一小块天空,只残留着轻薄的冷风在疾速流动着,天空依然单薄而灰暗,看不见星星或流云,更看不见所谓鸟群飞过留下翅膀的痕迹。 

 赵烈静静坐在荒山之巅,从烈日到晚霞,从寒月到朝露,始终一动不动!似乎在山顶吸取日月之精华,其实只不过是在思考,思索他的漫漫未来而已! 

 未来握在自己手中,现实而残酷的江湖没有人会帮逃亡江湖的无名小卒,赵烈冷冷俯视山下宽阔大地,一马平川的天地尽收眼底,慢慢握紧双拳,茫茫江湖中,只有强者才能为王! 

 赵烈开始回忆各种门派帮会的剑招,刀法,拳法,曾经经历的追杀激战,各种卑鄙陷阱圈套和狠毒无耻的招式;开始回忆所见过的各种女人,复杂的人生经历,少年时代的轻狂,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和欺诈拐骗,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人生百味;开始回忆风吹草动,云的变化无常,风的狂放无痕,天马行空般游走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忘记了一切。 

 青翠竹林中,风吹竹晃,竹影婆娑,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透明澄净的溪水被深绿色的青苔映成绿色,叮叮冬冬的流淌,赵烈静静站立其中,聆听溪水竹叶的天籁之音,一枝绿油油的竹枝握在手中,原本静立的身影忽然穿梭于青翠竹林中,手中竹枝仿佛锋利刀锋在空中划出了美妙诡异的弧线,剪断了漫天的竹叶在风中飞舞。 

 赵烈似乎对刀情有独钟,从开始进入江湖就选择了刀,山顶静坐的三天三夜终于创出了狂风刀法。风,一些随意组合的空气微粒,可以穿越细微也可以覆盖辽阔,不受羁绊的风,以千变万化的形态纵情山野,有时风在沉甸甸的稻禾间掀动起柔细的波纹,有时狂风将一整片山野的林木和庄稼都撕裂在蓝天之下。 

 风像个冷酷无情的驭者,鞭策着浩瀚无边的灰尘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在狂奔中破碎又聚合,风也会浪漫轻柔地用一个悠长的呼吸,将绒毛似的蒲公英种子吹送到遥远荒凉的地方,云无常,风不但无常而且无形。 

 赵烈想出了狂风刀法前三招,明显感到后劲不足,可是已经想不出任何变化了,三天三夜竭尽所思创出了三招刀意,已是身心疲惫,形容憔悴! 

 他怒吼一声,手中的竹枝如离弦之箭“嗤”地狠狠刺穿了远处碗口粗的青翠竹子,忍不住仰天长啸,亡命江湖的压力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终于创出了自己的刀法,浑身精力充沛,体内气息缓缓如青翠山涧小溪流畅自然,双目一明一暗,气度沉稳,明时精光电闪,暗时阴沈莫测,好一会才回复正常,眼神已和从前大不相同,转动间充满了沉浮人世的深沉,肌肤闪闪发亮,脸容红润俊俏,嘴边挂着浅浅微笑。 

 赵烈吃了几天的野果溪水,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虽然明知前路有无数的艰难险阻,还是像风一样又回到了花花世界,先到市集上买了一匹高大的黑色膘捍骏马,然后到酒楼里面大鱼大肉吃了一顿,吃饱喝足,洗梳干净之后觉得不过瘾,购置了一套全新行头,内里换上一套黑色紧身打斗服,外面套上一件天蓝色长袍,腰部用青色腰带扎紧,满头乱乱的长发也用紫色带子随意从额头束起来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焕发,清爽洒脱。 

 赵烈偶然在路边上发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铁匠铺,里面堆满了打造好的各种兵器,路边毫不起眼的铁匠铺,打造的兵器却是异常精良,原来这里是祖传十几代专门打造各种兵器的铁匠铺。 

 赵烈在堆积如山的武器库中发现了一把色彩暗淡的长刀,轻轻擦去刀身的古老灰尘,露出了黝黑而没有光泽的刀身,没有锋利刀刃,刀身普通大刀长出许多,刀锋略窄,拿在手里异常沉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铸造。 

 浑身肌肉,皮肤黝黑的打铁匠对赵烈道:“这是父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回来的长刀,也是父亲生前最喜爱的刀,但由于此刀诡异沉重,而且没有刀锋,所以在这里躺了几十年了,你身材高大,似乎很适合它,因是父亲留下的遗物,所以价格有点贵。” 

 赵烈定定凝望手中毫不起眼的长刀,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这把刀有了生命,甚至感觉到长刀的喜悦,一见钟情,他就是看上了这把没有刀锋的黑色长刀。 

 赵烈想也没想道:“我就要这把刀,价格不是问题,你帮我好好做个刀鞘,要能方便地绑在身后。”他还买了一把薄而锋利的短刀挂在腰上,森冷短剑藏在怀里,最后还买了两把飞刀藏在腿上的绷带里面,“为了活命,也只有全副武装了!” 

 赵烈非常喜欢这把长刀,坐在树林边休息的时候,反手从肩膀上拔出了绑在背后的长刀,喜欢握在手中沉沉的感觉,轻轻抚摩刀身,发现刀身温热,这种感觉透过指尖传到身上,整个人似乎和长刀融为了一体。 

 蓝色身影矫健从地面弹起,傲然劈出了狂风刀法,三招过后,一棵大树被拦腰斩断,意犹未尽在树干倒地之前劈了第四招,漫天刀光夹带着凛冽的刀风洒向空中,周围被劈成碎块的大树纷纷落地,借助这把奇异长刀,赵烈创出了狂风刀法第四招。 

 “这一招就叫“无边落木”吧!”他非常喜欢这突如其来的一招,犀利无比,快如闪电,手握黝黑长刀,顿时觉得豪气干云,笑声透过树林远远的传了出去,他仔细凝视手中黝黑长刀,沉声道:“我给你取名“无边”,就像心中无边无际的悲伤!” 

 赵烈含笑把长刀往后轻轻一抛,想把长刀凌空插入刀鞘,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嗖”的一声,并没有插入刀鞘,而是顺着刀鞘插入了松软泥土,他尴尬笑了笑,真是有点对不起观众,不服气从地面拔出长刀,开始一次接一次练习抛刀入鞘,好几次差点伤了自己,就这样在顶着烈日不停练习,直到日落西山,终于做到无论从什么角度,什么方向都能准确无误抛刀入鞘。 

 赵烈轻轻把长刀高高抛起,长刀在空中不停翻滚,划出道美妙的弧线“哐”地精确落入背在身后刀鞘,他可能没有想到,后来这个动作成了他的标志性动作,江湖中年轻侠少纷纷模仿,成为武林中最流行的收刀方式。 

 赵烈回到路边翻身上马,长发随风飘了起来,不知道该去那里,一连几天都是漫无目的骑马狂奔,发泄心中无尽的悲愤,他换了一身崭新的蓝色长袍后,居然没有遇到追杀的武林人士。 

 路边茶铺里三三两两坐着喝茶的人,赵烈悠闲品茶,手中碧绿茶水仿佛紫霞湖水荡漾,他心中一痛,轻轻闭上双眼,路上不时有江湖豪客匆匆路过,谁也没留意路边长发飞舞的赵烈,旁边的几个人在议论着什么,他凝神细听。 

 茶客甲道:“听说过几天就是慕容万里六十大寿,这几天赶来贺寿的人可不少啊!连六大门派都派人送来了寿礼,不愧是武林四大世家之首。” 

 茶客乙道:“这次不但是慕容老爷子的六十大寿,也是慕容六小姐慕容无双招募女婿的好机会,慕容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有了五个儿子,晚年才得此女,深得慕容老爷子和五个哥哥宠爱,她的性格开朗活泼,可是杭州数一数二的美人,武林中不少侠客和年轻公子都是冲着她来的。” 

 胖胖的茶客丙眯着眼睛道:“我可是亲眼看见过慕容无双,绝色脸蛋和水汪汪的眼睛真是勾人呐,身段饱满修长,可惜我是没这福气了。” 

 茶客甲笑道:“你能看见如此绝色美女就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赵烈兴致勃勃聆听,“小时候就想去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不如顺便去看看慕容无双。”他的性格洒脱随意,杭州是少年时代曾经最向往的地方,清苦凉茶在他口中萦绕。 

 无影剑林天奇忽然从茶铺外面走了进来了,神色黯然,满脸风尘,他被赵烈用计所伤,经过这些天的疗养,总算好得差不多了,伤在武功比极差的淫贼手中,他一直引以为耻,怀恨在心,巴不得把赵烈千刀万剐。 

 英雄剑张枫迫不及待赶到杭州给慕容老爷子送贺礼去了。林天奇不等伤势完全康复,也匆匆赶来杭州,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抱得美人归,可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让他丢尽脸面的赵烈,他强忍心中怒火,平静坐到了旁边桌子上。 

 赵烈灿烂笑道:“好久没见面了,你的伤好了吗?那天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我对林兄的剑法景仰如潮水。”他看到张枫不在,又有狂风刀法在手,顿时意气风发。 

 赵烈看着林天奇毫无表情的脸,“看来今天和林天奇有一场恶斗,不过正好试试狂风刀法,如何才能取胜呢?”他在心中默默算计,上次侥幸获胜,这次对手可是有备而来。 

 林天奇装酷在旁边安详喝茶,其实心里恨不得把赵烈碎尸万段。 

 赵烈拿起茶杯准备喝茶,突然向茶铺外面冲了出去,毫无预兆,连茶杯都还拿在手中。 

 林天奇装模作样地宁静喝茶,显然没有想到赵烈会突然冲出,匆忙向外跃出,刚出门就发现一道刀光闪电劈来。 

 林天奇刚开始显得有点狼狈,很快就稳了下来,游刃有余,眼中突然精光大盛,腰畔长剑已然出鞘,挽起无数晶莹剑花,仿佛烈日下洒落的漫天剑雨,他毫无保留地使出了华山派的“清风剑法”,剑风闪烁如雾,飘渺无影,不愧无影剑的称号。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长剑蓦然发出青色剑芒,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绚烂的死亡气息,赵烈很快就挂了点轻伤,对方深厚的内力让赵烈几乎喘不过气,激荡空气流卷起地面的枯叶漫天飞舞,赵烈只觉得体内气血沸腾,若再不使用狂风刀法,就只有死在这里了。 

 赵烈借着刀势退后一步,大吼一声,双腿用力蹬在身后的树干,蓝色身影忽然平平朝前猛烈的旋转冲出,刀势忽然一变,仿佛狂风从天而降,刀面暴起一圈又一圈雪亮浑厚的刀芒,轰然炸起满天碎光,卷起了漫天风暴! 

 诡异凌厉的狂风刀法让林天奇感到惊骇无比,漫天刀锋仿佛那雨夜中连绵的闪电,又似乎狂暴的雷鸣,让人胆战心惊,林天奇居然还是伤在老地方,痛苦地躺在地上。 

 赵烈惊喜凝视手中的长刀无边,黝黑刀身隐现暗红色,诡异无比,他得意地反手把长刀潇洒凌空抛入了背后刀鞘,轻盈地跳上马背,朝杭州方向急驰而去。 

 长忆西湖,尽日凭阑楼上望, 

 三三两两钓鱼舟,岛屿正清秋。 

 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 

 别来闲整钓鱼竿,思入水云寒。 

 风冲入广阔天空,很快又恢复了浩荡不羁,什么都不能掐断风的自由天性,束缚就等于死亡,赵烈背负长刀,纵情策马急驰,意气风发,郁郁葱葱的古道上,蓝色长衫伴着长发一起向后不停飞舞。 

 长刀如狂风行走在冷与暖、强与弱的界面上,无常无形,穿梭于广袤的时空大地之间,让一切尽情任性舞动起来,看似柔曼的风,虽然无法琢磨,却孕育着无尽的威力。 

 杭州乃是人间天堂,自古富庶,更有聚集了天下灵气,绿水如镜,烟波朦胧的西湖。赵烈少年时代曾梦想过在烟波浩淼的西湖伴着长发美女泛舟赏月,填词作赋,潇洒风流。 

 这几天路上遭遇了数次生死搏杀,虽然没遇到什么绝顶高手,但还是在搏杀中受伤,不过这也总算让他收起了娇纵的心,江湖浩瀚,高手如云。 

 赵烈在城门前徘徊了很久,这里是年少时的梦想,“我来杭州赏花看月,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买了一顶草帽,把长发盘在帽子里面,然后把长刀用布包了起来背在身后,微笑着走进了风景如画的杭州。 

 杭州非常繁华,每个人都穿着鲜艳夺目的衣服,看着眼前不断走过的缤纷美女,赵烈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还是杭州好啊,人间天堂,到处都是美女”找了一家豪华酒楼,慢慢享用杭州特有的精致菜肴,品味杭州特有的文化,疲乏和伤痛一扫而光。 

 酒足饭饱,赵烈看看窗外蓝蓝天空,决定到闻名遐迩的西湖去逛逛,此时正是春暖化开的季节,漫步西湖边,沐浴清凉的春风,变幻的翠绿勾人心魄,凉风袭人,他不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沉醉于其中。 

 春风悄然把草帽吹走,长也随风飘荡,面前一湾碧蓝湖水,映着天上的白云和湖边的绿色垂柳,微风拂过,眼前的画卷便突然活了过来,各种变幻的色彩不断在眼前晃动,远处的湖面上不时划过几艘小船,里面隐约飘出了悠扬悦耳的歌声。 

 赵烈背负双手静静伫立湖畔,思绪万千。湖水清澈宁静如水晶,岸上依然游人如炽,湖影树,人在岸,点点微风敲落在湖心,激起了涟漪圈圈,遥望断桥无残雪,长堤两岸影绰绰。 

 远处缓缓走过来许多衣着华丽的少男少女,很远就可以听见他们欢快青春的笑声, “少年不知愁滋味,我也能想和朋友情人漫步在美西湖之畔。” 赵烈不禁想起了辛苦拼搏,四处飘荡的少年时代。 

 “十年生死两茫茫!”眨眼间离家已经十年了,往事不堪回首,为了理想四处漂泊,也曾努力奋斗拼搏,现在不但一事无成,而且蒙冤被人追杀,如何才能洗脱恶名,如何才能出人头地?追忆往事感触颇多,“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远处的少男少女慢慢走近,少年男子衣着华丽,佩带着昂贵的翡翠玉缺和华贵长剑,风流倜傥,少女美艳动人,青春娇美,他们十之八九都是武林世家的公子小姐。 

 赵烈目光落在众星供月般围在中间的高挑女子身上,鹅黄色长裙随风飘荡,正是那天路上救了他的少女,修长秀美的长腿使人难忘,身材几乎和旁边的少年差不多高,脸上挂着高傲笑容,尤其是她特别修长的颈子,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使人猜想到她的出身血统必然非常高贵,阳光般乌黑的如丝秀发束缚在肩上顺着后背滑了下来,衬在那美丽俏脸的两旁。 

 鹅黄色长裙少女显然也看见了赵烈,忽然停下了脚步。赵烈身材高大,长发飞舞,很难让人忘记,少女高傲笑容突然消失,身上瞬间布满寒霜般的凛冽杀气。 

 “你就是赵烈,也就是害死南宫雨的恶徒,我好恨你,你真该死!”少女咬牙咬牙切齿道,心里很是懊悔,发誓一定要亲手杀死这个大淫贼。 

 赵烈看着眼前十几个少年高手,心里暗暗叫苦不迭,那些少年发现他乃是江湖黑榜上的淫贼,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笑容和正义凛然的模样,此刻春意盎然,正是铲除江湖败类的好时光! 

 赵烈面容冰冷,漆黑目光闪烁不停,周围汹涌真气如山压了过来,似乎已经插翅难飞了,他忽然向鹅黄色长裙少女露出了灿烂狂放的笑容,身子毫无预兆突然高高跃起,但不是向前而是向后,用非常漂亮的入水动作跳入了西湖,溅起了很小的水花。 

 衣着华丽高贵的少年男女虽然武功高强,不过随机应变的反应和实战经验却和赵烈相差甚远,他们显然没有料到他会干脆利落的逃跑,甚至连刀剑都还没拔出,半晌,他们只能冲到岸边张大嘴巴看着微微荡漾的湖水发呆。 

 赵烈悠闲地在水中畅游,清澈凉爽的湖水让人心旷神怡,绿绿的水草中间,无数欢快的缤纷小鱼自由地游动,他也似乎变成了其中一条自由的鱼儿,突然在离岸边二十几丈的湖面上冒了出了头,用力甩了甩长长的头发,无数晶莹的水珠甩到了空中,阳光映射下散发出绚丽变幻的色彩,他仰头大声笑道:“谢谢姑娘上次救了我,要不要下来一起玩啊,水里真的很凉快,清澈见底,爽快无比!” 

 鹅黄色长裙少女气得脸色发白,咬牙冷冷道:“你们谁都不许帮我!”说完一跺脚,拔剑用脚轻轻一点水面,凌空向赵烈刺去。 

 赵烈感到了凛冽剑气掠过来,慌忙潜入水下,刚到水下,就看见一串透明气泡擦身刺入,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清晰看见少女在湖面上飞舞的美妙影子,隔一段时间她轻踩湖面,避免落入湖中,由于水面反光,她却不能看见赵烈,只能胡乱的向水里乱刺,远远的看去,少女修长饱满的身体像一只湖面上飞舞的美丽蝴蝶。 

 赵烈舒服地静静躺在水中观望少女优雅美好的身体,透过清澈的湖水,忽然发现一只纤细的脚落在不远湖面,他猛然从水中闪电般抓住鹅黄色长裙少女的纤美脚踝,拼命把她往湖里拉。 

 少女顿时大惊失色,慌乱之中,整双秀美长腿都被拖入了水里,她用力把手中的短剑向水里的赵烈掷去,左手用力拍在水面上,借着这股力量凌空旋转飞起,总算逃脱了赵烈的魔爪,虽然避免了全身湿透,可是腰部以下都弄湿了,一只鞋子也被赵烈抓掉了。 

 她飞速踩着水面跃到岸上,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惊魂未定,秀美玉足没穿鞋子,幽幽站在岸边,一袭长发沾满了湖水,黄色裙子几乎湿透,紧紧包裹着玲珑的身体,玉手拿着一只绣花鞋,不停往下滴着水珠,她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眼神是那么的哀怨难堪。 

 赵烈见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弦轻轻被触动,再次从离岸边二十几丈的湖面上冒了出来用双手把长发潇洒拢在身后,笑着对她道:“水里很凉快吧,还你的剑,以后不要随便乱扔东西了,砸到小鱼小虾也是不好的,再次谢谢上次的救命之恩!”说完之后用力把短剑抛向岸上少女,忽然消失在美丽的西湖中,只留下了阵阵涟漪在湖面荡漾。 

 鹅黄色长裙少女显然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侮辱,从未有过的奇妙酥软滋味缓缓由纤纤玉足传到身上每根神经和每个角落,最后沉淀在心中,冷若冰霜的脸蛋蓦然抹上一缕嫣红,默默接过赵烈扔回的精巧短剑,湖水弄湿的长裙紧紧贴着修长的腿上,勾勒出动人的美妙曲线,回头发现那些少年都盯着她秀美的长腿,她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扭头像黄色小鸟飞走了。 

 夜晚似乎比白天更让人心动,到处挂满了红红的灯笼,大街小巷都笼罩在朦胧而诱人的红色中。赵烈很喜欢这种温柔的感觉,躲在偏僻小巷里的酒店中痛快喝酒,只是独自喝酒太没劲。 

 赵烈发现隔了角落有人也是孤独喝酒,此人二十五岁左右,英俊豪迈,气度不凡,身上披风绣一条青鳞闪亮的刀状长龙,绣工很精致而又令人惊讶地外浮在披风的表面上,看起来简直就像真有一条青色的活龙附在那件披风上一般,随着披风的飘动,光线照在上头,青芒滚绕,极为绚丽。 

 赵烈喝得半醉,忽然端起酒杯对青衣人大声道:“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畅饮,人生能几何?如此良辰美景,我这里还有很多美酒,兄台何不过来一起同饮。” 

 “我正愁没人一起喝酒,今天我们就喝个痛快,我就先干为敬了。” 青衣人端起手中酒碗一饮而尽。 

 赵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连日提心吊胆的逃亡和生与死的搏杀感到身心疲乏,“好!今天就不醉不归。”同样端起手中满满的一碗酒一饮而尽,两人也没有说什么话,你一碗我一碗的喝,痛快之极。 

 两人桌子旁边乱七八糟留下了五六个空酒坛,挂着明月的天空突然升起了一颗烟火,青衣人原本醉意惺忪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精亮,“在下有急事需要处理,只好先走一步,今天喝得非常痛快,下次相遇再痛快喝酒。” 青衣人说完后匆匆走了。 

 赵烈凝视青衣人一闪而消逝的身影,忍不住赞道:“好快的身法,杭州果然藏龙卧虎,高手如云,以后要更加小心了。”独自对着天空弯弯月亮喝了个半醉,月明星稀,反正回客栈去也睡不着,恍惚中再次来到西湖,他特别喜欢西湖怡人宁静,烟波浩淼的景色。 

 夜晚的西湖和白天不一样,荡漾着朦胧烟雾,皎洁月光温柔似水,完全和湖水溶为一体,格外诱人,湖里漂泊着很多挂着红红的灯笼游船,灯火辉煌的游船倒映在月影朦胧的湖面上,一阵风吹过,所有倒影交错在一起,如梦如幻。 

 凉风拂过,赵烈感觉酒醒了不少,听着湖面上游船传出的弦乐和女子清曼的歌声,他的心似乎也飞到了船上,如此良辰美景岂能浪费!提气朝湖里最大的一艘船飞跃而去,过去的岁月里,轻功是练得最多的,蓝色影子如同水面掠过的大鸟,只是不时踩一下水面,激起了很小的水花。 

 赵烈在空中翻了一个漂亮的前空翻,轻盈的落在了船头,这艘船装饰华丽,船里面似乎坐了很多人,客舱的窗帘突然掀开了,走出来了一个少女,看着眼前婀娜修长焕发动人的青春气息的少女,赵烈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但笑容里包含了太多无奈和尴尬。 

 赵烈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在少女发出任何惊呼之前,高大身子也没有转动,像块木板一样直挺挺向后重重砸在夜里的西湖。 

 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锁,齿如含贝,正是赵烈白天遇见的鹅黄色长裙少女,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她眼睁睁看着蓝色身影“砰”地重重砸进夜里冰冷的西湖。 

 她快步走到船头,湖面上除了微微泛起的浪花,什么也看不到。“哼,我有那么可怕吗,就像老鼠遇见猫,跑的倒是蛮快的,下次我才不会让你再跑掉了,居然对南宫姐姐做出那种龌龊事情,小小黑虎帮副帮主居然如此胆大,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淫贼!” 

 赵烈一口气潜游到了岸边,“他奶奶的!真他妈倒霉,老子今天两次好心情的时候,都被逼到水里,弄得全身湿淋淋的,这才是真正的漫游西湖,身临其境。” 站在水中凝望伫立船头的少女,冷笑道:“我会记得你,永远不会忘记泡在西湖水里的冰冷滋味”。 

 杭州城外西郊风景秀丽,满山皆是参天古树,瀑布清泉遍布山中。慕容世家的栖霞山庄坐落在郁郁葱葱的群山怀抱之中,山庄依山势而建,不但具有江南园林的构思巧妙,把山庄和山势完全融为了一体,规模宏大,不愧为武林四大世家之首。 

 碧空如洗,空气清新,碧波荡漾的西湖在阳光映射下反射出点点波光,恍若铺满宝石的镜子,赵烈顺着古树林立的小径拾级而上,青石板上飘满了花凋叶落,枯枝败叶和泼墨般的苔藓,印证了慕容世家的古老历史,半山腰上的栖霞山庄大门前是很大的一片草地,赵烈站在绿绿的草地上面俯瞰辽阔美丽的西湖,心情相当不错。 

 由于前来道贺的武林人士太多,慕容世家慕容老爷子的六十大寿今天就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举行。栖霞山庄大门前搭了一个很大的台子,慕容世家和重要的武林人士在上面就坐,台子下面摆了很多的酒席款待前来道贺的一般武林人士,江湖小勇和平常老百姓就只能站在远处看热闹了。 

 赵烈观察了地形环境,发现老百姓有好几百人,混在其中应该是不会被认出来,经过这段时间的逃亡生涯,他已经变得非常的小心,尽量把帽子拉得低低的,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今天不但是慕容老爷子的六十大寿,而且还有带有为慕容无双比武招亲的意思,所以吸引了很多江湖中年轻俊杰前来道贺。 

 “承蒙各位武林豪杰前来为我捧场,在下不胜感激。今天不但有成名已久的老前辈,还有很多年轻的俊杰和后起之秀,爱女自幼顽劣,一直无人垂青,今天就借此机会让各位年轻俊杰比武较量,也让我们老一辈看看年轻一代的表演。”身着华服的慕容老爷子满脸红光大声道。 

 站在人群后面的赵烈什么也没有听见,楞楞站着,眼睛睁得大大的,惊异地望着台子中央的鹅黄色长裙少女,衫襦長裙,亭亭玉立,四周鲜花开放,可是也掩不住她秀美的娇靥,万千蝴蝶飞舞,难及她轻盈的身姿,玉色的锦带束住长发,脸上没有妆,肤色如白玉,眼光如秋泓,竟然比天边晚霞还要光彩照人,从前面看去,她的脸上依然挂着高傲笑容。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