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非烟传】 有涧非烟


【2020-11-17】 狗吐文学】


 我没有接,相反把头送过去,那意思是让他把花插我发间,我嘴上却说:“看不出来,墨哥哥能文能武,前几日我看你桌上放了那么多书。”

 “这可是你让我插上去,”他笑意盈盈地把两朵花别在我的鬓间,接着刚才我的话头说,“那日我瞧妹妹翻书,妹妹是想认字么?”

 我心里暗想,那《论语》虽然不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但是个别字句我还是可以熟背的,更别提照书宣读了。身体原主人是个傻子,如果我现在就能背出一两句给他听,他还不以为我是神童啊。

 我扑哧一笑,望着一脸疑惑地他,换了话题说:“我看你那书上,写了那么多红色字。墨哥哥,我还是对你的红色颜料感兴趣。”

 他一听便从竹篓里,抓出一把草药,我往药娄里一看,草药下面露出的黑色豆子,果然是咖啡豆。

 他把草药递在我面前:“你看这叫“血见愁”,它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茜草”。这草药不仅能治病,还能做成红色颜料呢?”

 我拿起一根“茜草”放在掌心里端详,通身都是绿色的叶茎,竟然能做成红色颜料?

 “你们女儿家就喜欢这个,”他一边说一边望着我,“明儿我做出一盒胭脂膏子送给你。”

 我一听很感兴趣,这可是绿色彩妆品啊,我得寸进尺地说:“那墨哥哥还能找到做成别的颜色的草么?”

 “当然,你比如紫草可以做成紫色,姜黄做成黄色……”他说这些颜料草药时候,如数家珍。

 我歪着脑袋,俏皮一笑:“那墨哥哥都给我做来,好吗?”

 他一听,得意极了,满口答应,收拾好草药具,背好竹篓,他牵起我的手:“走,咱们去非烟涧。就在这不远。”

 非烟涧,很诗意的名字。

 果然行了不远,便到了涧底。

 一道银色水瀑从悬崖边泻下,落到涧底,激起浪花万点,如烟如雾,丝丝缕缕。水声大如万马奔腾。

 非烟涧的气温较低,如果夏日来,都会感到嗖嗖的凉意。涧底卵石各异,溪水清澈。四周草木比其他地方更见葱茏。

 我冲到涧底,如临仙境。光光的脚丫,在清清的水底更显白皙。我鬓间的两朵花,让我水中的倒影添了一层妩媚。我激动得大喊大叫。

 君子墨挑了一块光滑的石头坐下,一边濯足一边瞧着发疯般的我笑。

 “墨哥哥,非烟涧为什么叫非烟呢?”九娘山的典故让我也渴望这如仙境般的非烟涧,也应该有个属于自己的故事。

 他指了指那道瀑布,说:“你看,那瀑布从万丈峭壁见泻出,一道烟雾丝丝袅袅氤氲在周围……”

 还没他说完,我便抢白:“那应该叫‘烟涧’,而不是‘非烟’。”

 他听我一说,哈哈大笑:“你以为那真是烟么?非也,那其实是无数细小的水珠,所以才叫‘非烟’。”

 我的确该瞠目结舌了,他是古人啊,而且还是孩子啊,这般的道理,他竟然能悟出来,这人该是个怎样的七窍玲珑心啊。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情有所感,这首歌我竟然脱口而出,“非烟涧”是最美的天然混响,让我的声音灵动而有穿透力。

 他大概也沉浸进去了,默默地想着心事。

 过了许久,他突然喊我:“银妹妹——”

 我扭头,湿漉漉的脸对着他:“什么事?”

 他的两手来回的搓着,一只伸到水里的脚不自然地晃着。他终于说了声:“做我娘子吧。”

 水声如雷鸣,我没有听清楚,指着耳朵,大声地问:“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他的脸竟然红了,眼神里闪出羞赧的光,他又加大分贝,喊道:“银妹妹,做我娘子吧。”

 这回,我听清他说的话了,可是羞涩竟然让我极度口讷,我又发出羞愧的疑问:“啊,什么?”

 他突然笑了,从岩石上站起来,两只手做成喇叭状,弓着身子,扯着嗓子,使出吃奶的劲儿喊道:“徐银儿,君子墨要你做他的娘子。”

 如果不是非烟涧的水声太大,我想方圆百里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了,我赶紧跑过去,假装恼怒地对她说:“你要死了,这么大声——我可不答应做你的娘子。”

 说着,我羞怯地扭过头,不去看他。

 他搬过我的身体,狡黠地说:“你可不能耍赖,这花可是我插上去的。”

 “那又如何?”我扬起脸反问。

 他盯着我,一本正经地说:“你可知道这叫双生花,可是难得一见的,村人都叫它并蒂花。如果男子为女子戴花,他们可是要做一辈子夫妻的。”

 我咬着唇瓣,扬起唇角说道:“只怕又是你的编排。”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问村里人,只怕到时候人人都知道了,你赖都赖不了。”他笑嘻嘻地打趣我。

 我一恼,急道:“谁想赖了,你说谁赖呢?”

 “那你承认做我娘子了。”他说着就来咯吱我。

 我忙躲开:“谁承认了,我没承认……”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