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长刀无痕】 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二章 亡命天涯


【2020-11-17】 狗吐文学】


 第一卷 无边冰心 第二章 亡命天涯

 

 赵烈冷笑着走到黑天虎尸体前,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义气?二十五岁的他即将面临激烈追杀,就像猎物一样被人到处捕杀,不知道能否活过明天?绝不能轻易倒下,一定要活下去,而且要比大部分人活得更好! 

 天空黑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步步都暗藏危机,赵烈知道此刻去南宫世家极度危险,但还是决定去一趟碧云山庄,因为这些天一直想去南宫雨的闺房,但还没有等到那一天,伊人就香消玉殒,他的心仿佛被撕裂了。 

 “无论如何也要去一次,这是我最后一次冲动了。”他握紧了双拳,眼中射出悲伤坚定的目光。,黑夜似乎有很大的吸附力,轻轻地喘气,夜风缠着一片挂在枝上的叶子,他手伸出去扶着路边的墙面,凉气绕在手指上,狠狠用手指在粗糙的墙面上一划,簌簌地掉下许多土末儿。 

 赵烈趁着夜色掩护来到了紫霞湖,夜晚的湖面笼罩薄雾,湖中间的碧云山庄灯火辉煌,显然南宫世家已经知道南宫雨出事了,他小心绕到湖的对面,轻轻跃入湖中,很快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圈圈微微荡漾的涟漪。 

 赵烈深深潜到湖底,江湖高手在水中潜游轻而易举,但很少有高手会用这种方法,因为太没面子,而且全身搞得湿淋淋的,非常难看,冰冷碧绿的湖水紧紧包围着他,一种莫名的悲凉涌上心头,真希望就这样一辈子躺在湖底,静静的,一动不动。 

 碧云山庄防守非常严密,不愧为武林四大世家,高手如云,戒备森严,想要进去简直是难于登天。 

 赵烈只好躲在湖边芦苇丛中等待机会,幸好碧云山庄突然响起了急促警钟,大部分守卫匆匆赶到大殿,只留下很少的护卫。 

 赵烈从水中慢慢爬上岸,接着又像壁虎一样慢慢爬过围墙,在狼狈地爬到碧云山庄里面,还好没有人看见,姿势极其难看,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碧云山庄几乎把整个岛都占据了,南宫雨的房间在边上,赵烈总算勉强进入了南宫雨的房间,房子周围居然连守卫也没有。 

 赵烈知道不应该到这里来,但有些事情是必须做的,房间没有点灯,连丫鬟也没有一个,闻着房间里淡淡幽香,他的心忍不住再次痛了起来,轻轻坐在柔软床上,只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什么也没有装在里面。 

 夜晚慢慢过去,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赵烈还是静静坐在床上,没有动过,似乎南宫雨就坐在身旁,早晨柔和温暖的阳光透过敞开窗户照到房间里面,他睁开眼睛凝视温馨小楼,窗子前面的桌子上堆着写好的文稿和古琴,书柜上装满了书,墙上挂着一些山水画,没有落款,好像都是她自己画的。 

 赵烈走到桌子边,摊开了卷起来的书稿,呆立在桌子旁边,盯着摊开的纸张,一动不动,这是他的肖像,长长头发被风吹乱了,脸上挂着不坏好意的笑容,黑黑的眼睛露出狂放笑意,画得很传神,特别是那难以琢磨的笑容。 

 画中人慢慢变成了南宫雨温柔善良的笑容,他紧紧握紧双拳,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可是闭上眼睛还是看见了南宫雨虚幻的影子,看见了她慢慢走远的背影。 

 赵烈小心合上画卷,继续掀开下面厚厚的纸稿,都是南宫雨写好的诗,赵烈仔细读着,感受着她的喜怒哀乐。 

 “空怀感,斜阳处却怕登楼。残霞敛尽青山风急,随波处,点点乱寒星,如今能间隔,几长亭?夜来秋气入银屏,梧桐雨,还恨不同听。”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南宫雨的诗大部分都很伤感,“她真是多愁善感,感情丰富细腻的女孩。”他似乎看见了坐在楼上写诗的柔和背影,心中忽然疼得厉害。 

 赵烈慢慢翻阅着下面的纸张,突然再次呆住了,“他为何每天只会傻傻坐在湖边朝小楼望过来,他知道吗?我每天都会坐在这里看他,可惜看不清,太远了,但我知道一定是他,高大身影和飞舞长发,我讨厌贼兮兮的笑,讨厌赤裸裸的目光!” 

 “又看到他了,还是静静坐在那里,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凝视的目光,从清晨到日暮一动不动,惟有长发在风中飞舞,他真是让人无法忘记的人,真想再看看他的无赖笑容,好想能再和他谈话,很想知道他为何那么忧郁?”后面纸张的空白处写满了“赵烈”两个字。 

 赵烈看着清秀的字迹,一时之间悲从心发,不可抑制,惟有双拳握紧,微微颤抖,“司马空,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我他妈一定要废了你!” 

 整天都没人来到这座小楼,好像每人都忘记了这里,赵烈静静伫立在伤感小楼中,心如刀割,直到夜色再次笼罩了郁郁葱葱的小岛,碧云山庄里面戒备森严,气氛紧张凝重。 

 “怎么才能冲出去呢?现在连碧云山庄高耸的墙外都有人拿火把站岗,还有很多人在不停巡逻。”赵烈想了想,脸上露出了悲凉笑容,轻轻把南宫雨留下的画像和书稿仔细放在怀里,回头望了望充满悲伤的房间,突然跃入空中,开始拼命朝碧云山庄外狂奔而去。 

 碧云山庄的护卫很快发现了赵烈,呐喊声和警铃声顿时响了起来,众人都以为有外敌来袭,拼命向庄内跑去,没想到他是想逃出去。 

 赵烈用尽全身内力,什么也不想,一直望前猛冲,提气在湖面上狂奔,只留下了哗哗的水声和荡漾的涟漪,虽然被几个护卫发现,等他们明白他是想逃跑而不是袭击,赵烈已经消失在湖边的树林里了。 

 南宫世家的大厅长达数十丈,一眼望去几乎没有尽头,典雅深邃,里面站满了南宫世家的重要人物,气氛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很严肃。 

 南宫雨毕竟是南宫世家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把凶手千刀万剐,方才不损了南宫世家的威名。 

 南宫长天相貌儒雅飘逸,神态威严。大儿子南宫霸成名已久,骁勇善战,死在他刀下的武林凶徒不计其数,身为武林四大公子的二儿子南宫无雪更是光彩照人,相貌俊朗,风度翩翩,温文儒雅,不但武功不在南宫霸之下,而且计谋过人,侠名远扬,俨然位于四大公子之首。 

 全副武装的护卫道:“属下刚才看见那人从小姐的房间里冲出来,属下该死,让刺客逃跑了。” 

 南宫长天缓缓道:“听说杀死小姐的是黑虎帮副帮主,你们说这事该如何处理?” 

 刚刚成为新郎的南宫霸大声道:“他们黑虎帮是吃了豹子胆了,明天我带几个人去把黑虎帮灭了,出了这口恶气,让他们知道南宫世家不是好惹的,同时应该立即发布江湖追辑令,号令武林同辈一起追杀赵烈。” 

 南宫无雪儒雅高贵,身上散发出一股无法言语的魅力,心中伤痛无比,并没有说话。南宫雨和他感情最深,非常喜欢善良温婉的三妹,他们也经常一起谈论诗词书画之类的东西。 

 良久,无雪轻轻道:“三妹的事我很痛心,爹和大哥不要太难过,我早就劝三妹学点武功,可她就是不听,才使奸人有机可乘,听说凶手是黑虎帮副帮主赵烈,他居然还敢再次到我南宫世家,可见此人不可小视,但这件事情我总觉得很蹊跷,因为赵烈还曾经出手救过三妹。” 

 南宫长天静静沉思,眼神迷蒙如雾,忽然站了起来愤怒道:“无雪,此事证据确凿,玉面神剑司马空可以作证,南宫霸明天率二十高手把黑虎帮灭了,有些人是必须死的,怎么也要给江湖一个交代!无雪负责向全江湖发布通缉令,尽量抓到赵烈,彻底查清楚真相。” 

 南宫无雪微微皱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望了一眼暴怒中的南宫长天,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深邃双眼好像在默默思索什么。 

 天空飘落了丝丝细雨,雨其实不大,细密的雨丝很轻很静地飘着,树林上只能看见牛毛般细密的雨痕,眼前的那棵树,因这油般的细雨,叶子越发的显得绿了,轻轻地摇曳着,仿佛在说着雨中的感受。 

 夜晚寒冷的雨水让赵烈又平添了许多的忧伤,天一点点黑了,白日里明媚的色彩渐渐淡去,惟有那暗淡的黑色越发浓烈,沉静下来,碧绿的紫霞湖慢慢地灰暗了,水墨画似的堆在那里,平添了许多伤感,叫人心中惴惴地总觉不安,好像要出点什么事儿,又好像在等着些什么,盼着些什么? 

 赵烈再也憋不住了,仰天怒吼,“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倒霉,难道一辈子都这么不顺吗?我不服!!!”愤怒吼声直冲云霄,久久回荡在空中。 

 赵烈在路上玩命狂奔,完全忘了运用内力提气奔跑,他现在需要发泄,心中有太多的悲愤,雨下得更大了,但无法浇灭心中像火一样燃烧的悲痛。 

 天亮了,晴空像洗过一样干净,不带一丝尘埃。偌大的江宁城被完全被南宫世家封锁了,街上到处是南宫世家的护卫,所有离开的江宁府的道路上都有护卫在盘查,气氛异常紧张。 

 江宁城中望江楼中,赵烈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子上,桌子上下堆满了酒坛。 

 几个佩带刀剑的护卫走到楼上,神色严峻,仔细盘查所有正在喝酒吃饭的人,虽然看见了烂醉如泥的赵烈,但却没有丝毫怀疑,赵烈现在应该正忙着逃跑,绝不可能喝得烂醉,于是他们很快离开了酒楼。 

 赵烈一连几天都在酒楼拼命喝酒,想要忘记心中无尽的伤痛,喝醉之后晚上随便找个地方躺下睡觉,浑然忘记了潜伏在周围的危险。 

 深夜寒凉,孤寂黑夜中,赵烈如虾米般弓身在黑暗污秽角落剧烈地呕吐,烈酒并没有麻醉他的意识,每夜总是半睡半醒,似醒似梦,许多痛苦画面接连不断地涌了上来,不停在眼前飘摇,一缕又一缕,游丝般的绕过来又绕过去。 

 一轮皎洁的明月低低的刚好挂在树梢上,南宫无雪背着双手静静站在碧绿湖畔,湖水似乎绿到心灵深处去了,轻风拂过,湖面起了漪涟,仿佛一位睡美人小寐初醒了,伸了个懒腰,绿缎长袖从玉臂轻轻滑落,那些绿波,那些绿影,混着皎洁如玉的月色动荡了起来,微风轻轻吹起白色长衫,映着乳白月光,温文儒雅,玉树临风。 

 南宫无雪这几天总是想起南宫雨,双眼忧郁而伤感,没想到善良温柔的她竟然会遭受如此悲惨的下场,他忽然握紧秀气的双拳,眼中射出坚毅目光,无论如何也要让真正凶手得到惩罚。 

 无雪迟迟没有发布江湖通缉令,想靠南宫世家的力量把赵烈擒住,而且此事一直存在疑点,但过了好几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南宫霸轻松把黑虎帮给灭了,江湖中从此没有黑虎帮的名字,他轻轻叹息,看来只有发布江湖通缉令了,他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办,无暇抽身处理这件事情。 

 南宫无雪不想亲自出马,赵烈这种小角色还不配让他出手,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耗费他的精力,他现在想的不是赵烈,而是江湖中的广阔天地!迟迟不能把赵烈抓住,他也觉得奇怪,毕竟赵烈只不过是江湖五流小帮会的副帮主。 

 赵烈在酒楼听见黑虎帮被南宫世家灭了,两百多号兄弟没有一个活口,全部惨死在青翠的黑虎山,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举在手中的酒碗停住了,醉眼朦胧的眼睛努力睁开了,黑虎帮不是什么名门正派,杀人放火的事也干了不少,但毕竟那里是踏入江湖的第一步,那里有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那里有把酒高歌的痕迹。 

 雄霸黑虎山多年的黑虎帮就这样被南宫世家斩杀干净,赵烈突然从麻木逃避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从对南宫雨无尽的思念中回到了现实,开始认真思考未来,他低头望向手中的酒碗,晃荡的烈酒清晰映出了憔悴狼狈的模样,昔日飘逸飞舞的长发粘连在一起,已经没有了生命。 

 经过几天的搜索,没有什么发现,南宫世家估计赵烈早就逃离了江宁,于是放松了江宁城的搜查,但到处贴满了印有赵烈画像的通缉令。 

 赵烈冷笑了着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他在江湖中已经很有名了!居然在江湖权威的黑榜中排进了前三百名。 

 六大门派热烈讨论后认为赵烈奸杀南宫雨,很有轰动效应,南宫世家给出了丰厚奖赏,如果生擒,还可以得双倍奖金,一致决定把赵烈排在黑榜的两百八十八位。 

 追杀黑榜恶徒是名利双收的事情,可以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侠客,同时还有丰厚收入,也许还会有美人投怀送抱,斩杀排名靠前的黑榜高手,虽然得到的名利越多,但危险也越大,所以基本无人胆敢招惹排名前二十的黑榜高手! 

 众多热血侠少前仆后继的追杀那些排名低下的恶徒,毕竟这是成名最好,最快,最有效,也最刺激的方法,特别是像赵烈这种武功不是很高,但排名却还不错的恶徒最受欢迎,没有什么风险。 

 赵烈还是老样子,一把很普通的刀别在腰间,只是长发更加凌乱了,路边一间简易的茶铺,他冷冷喝着略带苦味的凉茶,咽在口中那淡淡的苦味让他深深沉浸在痛苦回忆里,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软软潮潮,清清爽爽的微风拂来,赵烈并没有感觉到,连长发也没有吹动,他知道目前危险处境,稍不小心就可能失去脑袋,也明白就算说出真相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不过是江湖中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如果说出玉面神剑司马空的名字,一定会死得更快更惨,他只有默默逃亡。 

 赵烈似乎忘记了在逃亡途中,也忘记了观察周围的动静,独自坐在椅子上沉思,凝视绽开在水里的茶叶,绽开的不仅是个人的记忆,还有那无尽的忧伤,那些叶子渐渐地青了绿了,仿佛又要跃上枝头,沐浴着温柔的春风,眼中的悲哀似乎融入到苦涩的茶中。 

 暗淡夕阳整个被赵烈高大身形挡在了身后,茶铺旁边树木的影子越来越长,终于把茶铺里的人缓慢圈在了阴影之中,身上半是夕阳,半是阴影,根本无法看清楚他脸上的神色。 

 坐在角落里的三个灰衣人悄悄打开了藏在包袱里的兵器,就在阴影和夕阳之间轻轻地移动,拉长的阴影则无声向后挪移,他们突然向沉思中的赵烈以不同的角度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赵烈右腿运劲把桌子踢得粉碎,配合着朝四周飞散的木块,右手拔刀弯腰迅猛滚翻,左手悄悄拔出藏在怀中的短剑,用很难看的姿势挥刀利索的砍断其中一人的小腿,接着利用对方惨叫声和未落地的木块干扰下左手剑光一闪迅速射出,又是一声短促惨叫。 

 赵烈狼狈站起身来,目光冰冷。一名灰衣人被砍断小腿后痛苦在地上抽搐,鲜血直涌,另一名灰衣人胸口上插着一枚自下而上的短剑,死去的目光充满惊恐不信,唯一剩下的灰衣人则目瞪口呆地站着! 

 赵烈没有丝毫停顿,挥刀趁势继续猛攻,对手很快倒下,其实这三人的武功都和赵烈差不多,断腿那人的内力可能比他还强一点,但却被他利用环境和随机应变给轻松解决,这是逃亡路上第一次遭到伏击。 

 赵烈很快经历了十几次激烈惊险的追杀,还好每次都有惊无险,成功逃离了对手追杀,这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他在黑虎帮隐藏了实力,使得江湖人以为他最多也就和黑天虎武功差不多,没有人知道他的功力已经超过了黑天虎! 

 赵烈坐在破庙中一小堆快熄灭的火堆旁边,班驳的墙上布满裂缝,一枝金黄野菊花居然从缝隙中顽强地长出来,夜已深,周围聒噪的蛙声一片,他望着破庙里那尊摇摇欲坠的泥塑菩萨,自嘲地笑了笑,现在连菩萨都自身难保,谁还会来帮他呢? 

 赵烈握紧了刀柄,突然顿感觉到从未经历过的危险气息,全身毛孔不由得惊战地竖了起来,几乎承受不了如此强大的压力,差点忍不住想要飞身而退,他知道遇到了罕见高手。 

 来人乃是华山派后起之秀,英雄剑张枫和无影剑林天奇。张枫十六岁就用手中飞云剑斩杀多名恶徒,威震武林,乃是华山派百年难遇的武学天才,再加上在江湖中一直行侠仗义,锄恶扶弱,年纪轻轻就被武林中人尊称为英雄剑,浑身充满阳刚气劲,英姿飒飒。 

 无影剑林天奇微笑道:“很久没有看见黑榜前三百名内的恶徒,再不杀几个会很没面子的。” 

 赵烈知道今天遇到了真正高手,林天奇功力至少比他高一倍,真正的威胁却是旁边冷冷站立的少年,此人剑眉星目,全身散发出一股森冷的杀气,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锋利长剑,气度不凡,显示出和年纪不一样的深沉老练。 

 赵烈脸上露出害怕神情道:“我和两位大侠无冤无仇,放我一条生路吧”。说着轻轻往后退了一步。 

 林天奇大笑道:“淫贼,你还是乖乖就擒吧。” 

 漫天剑花飞了过来,华山剑法名不虚传,灵活飘逸如风,赵烈感到非常苦闷,眼睛都看花了,透过剑尖的真气如惊涛骇浪般压了过来,让他难于招架。 

 赵烈很快受伤了,根本没有任何进攻,手中的雪亮马刀对林天奇够不成任何威胁,他无计可施,只好决定用性命赌一把。 

 赵烈忽然故意用胸膛迎上剑锋,林天奇顿时楞了一下,手中长剑眼看就要刺入敌人胸膛,他突然想到生擒可以得到两倍赏金,赶忙拼命收回手中剑势。 

 他就是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蓦然大吼一声,刚才萎缩胆怯的模样瞬间消逝,气势大盛,顺着林天奇后退的剑势,雪亮马刀闪电般劈了下去。 

 林天奇大骇之下,急速后退。英雄剑张枫反应奇快,凌空挥拳向赵烈轰去。 

 强劲拳风发出破空的凄厉声音,赵烈并没有收回手中马刀,这段时间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悲愤,无论如何也要砍下这悲愤一刀。 

 拳风划过数丈依然锐不可挡,面对凛冽恐怖的拳风,赵烈惊骇无比,不敢大意,只好侧身让肩膀挨了一下,同时借拳风向后狠狠飘去,逃出窗外的瞬间,他挥拳把泥塑菩萨击得粉碎,烟土弥漫,阻挡了张枫的追击,迅速没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尘土飞扬的破庙里发出了林天奇的惨叫声,张枫双拳推出绵长浩瀚的排云掌,漫天灰尘瞬间被卷成一条旋转黄龙朝赵烈的后背呼啸而去,本想冲出去把他大卸八块,但担心林天奇的伤势,忍了一下。 

 林天奇的胸口被狠狠划了一刀,虽然没有性命危险,但也够他受了。 

 张枫狠狠道:“赵烈虽然武功不高,但诡计多端,居然能在我的眼皮下逃跑,看来还真不简单,武功居然比黑天虎高出许多,下次我不会再让他有什么机会了。” 

 赵烈冲入黑暗中,什么也没想,一直朝前跑,心有余悸,脸色惨白,蓦然张口喷出大量鲜血,刚才为了砍伤林天奇,硬挨了张枫一掌,虽然把大部分掌力化为逃逸动力,但是张枫内力过于强硬,还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六大门派绝非浪得虚名,英雄剑张枫深厚的功力让赵烈惊骇无比,浑身冷汗淋漓,居然隔着数丈就把凌空他击伤,他的脸上露出苦笑。 

 清晨的林子里弥漫着令人心碎的柔和光芒,赵烈轻柔睁开双眼道:“看来我捡到的内功心法还不错,至少疗伤效果很好。”他依旧大摇大摆的走在树林中,心旷神怡,好了伤疤忘了痛。 

 茂密树林中晨雾缭绕,雾气隐隐浮起又渐渐地远离了树梢,待雾气散尽后,林中一片明净,无数晶莹清澈的露珠倒映着层层林木,历历分明,清水无尘,只是沉淀着团团如盖的绿阴,露珠蓄翠流碧,恍如梦幻,早晨八九点钟的小鸟在林中欢快的鸣叫。 

 赵烈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满眼的翠绿,觉得浑身充满力量,心情愉悦,忍不住轻轻跃上树梢,微风拂面,默默沉醉在美景之中,潇洒从树梢飘落到地上,没有带起一丝尘土。 

 山道上四匹骏马忽然急驰而过,卷起了一路尘土,惊碎了清晨的宁静,赵烈拍去身上灰尘不忿道:“妈的,老子美好的心情被你们搞没了,还是有匹马舒服一点,不能再委屈自己。” 

 急驰而过的马匹突然掉转了方向,齐刷刷往回奔驰而来,四匹马整齐在赵烈面前勒马停住,前蹄高高扬起,马上四人精明矫健,腰配着同样大刀,甚至连年纪也差不多,身形瘦削,都是三十多岁,八只如刀锋般锋利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赵烈。 

 他们眼神锐利如刀,太阳穴高高隆起,腰间大刀上系着红红带子,赵烈的心不停慢慢往下沉,红带子乃是神刀门特有的标志。 

 “你就是赵烈,我们是神刀四杰。”一个满脸刀疤的汉子面带微笑沉声道。 

 赵烈浑身冰凉发冷。神刀门乃是江南最大的帮派,神刀四杰大大有名,他们成名没有丝毫侥幸,从小就在神刀门,十多年的奋斗和无数血战造就了今天的地位,武功高强,身上累累伤痕刀疤让他们日益冷静沉稳。 

 “神刀门和南宫世家关系一向不错,你拔刀吧!”另外一个汉子轻声道,脸上同样挂着洒脱微笑。 

 赵烈什么也没有说,慢慢拔出了刀,这些天心情悲痛,生不如死,因为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人死不能复生,很多时候他连去找司马空报仇都觉得没有意思了。 

 当真正的危险来临,赵烈才发现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但在身经百战,功力深厚的神刀四杰面前,一点逃生机会都没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总会有这么一天,他清楚感受到江湖血腥残酷的一面。 

 赵烈把生死抛开,用力握紧刀柄,拼尽全身内力,毫不畏惧向大名鼎鼎的神刀四杰砍去,全身都裹在刀光里,刀锋划过空气的啸音刺破了早晨的宁静。 

 神刀四杰显然没有想到黑虎帮副帮主能有如此功力,眼中露出了钦佩的目光,但只见神刀四杰身影变换,赵烈凛冽刀锋却连他们衣襟都碰不到! 

 刀疤汉子终于拔刀!,烈火刀法像无数燃烧火焰在赵烈眼前晃动,他奋力挡了三刀,手腕被震的发麻,还没等缓过气来,又是一道红红刀锋闪电般压来,这次对手终于全力劈出,像蛟龙出海又似大鹏展翅,先是一团光芒然后蓦然爆开,赵烈仿佛陷入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之中,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咬牙挥刀迎上。 

 “哐”的一声,刀锋相交迸出蓝白色的炽热火星,宛如猛虎青龙厮咬在一起各不相让,赵烈的刀已断!对方的大刀已到了眼前,他甚至连呼啸而来的刀锋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脸部肌肉在森冷刀锋刺激下开始剧烈收缩,死亡就在眼前! 

 就在那刹那,赵烈清楚地感觉到其实一点都不想死! 

 就在那刹那,赵烈知道他还年轻,还有无尽梦想和追求没有完成! 

 就在那刹那,赵烈仿佛又看见了司马空搂着绝色美女在对他嘲笑! 

 就在那刹那,赵烈好不甘心,他不服输! 

 就在那刹那,赵烈居然没有想到南宫雨! 

 “铛”的一声,马上就要砍掉赵烈脑袋的大刀忽然被震飞,斜斜深深插入旁边树上,树干轻轻晃动,几片树叶悠然飘落。“那么多人打一个人,好不要脸!”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如穿花蝴蝶般飘落在神刀四杰面前。 

 赵烈看见了少女的背影,个子修长和,长腿纤美,腰肢柔细挺直,头发用一条金色带子高高束在背后,显得清爽亮丽,修长白皙如天鹅般优美的颈子完全暴露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之下。 

 “怎么会有这么高挑修长的身体,江湖中很少能看见这么高的女孩。”赵烈似乎忘记了刚才已经斩断了几根头发!他对身高一向很满意,就算是玉树临风的司马空和南宫无雪也比他矮了足足一个头。 

 “看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以多欺少!”少女像黄色蝴蝶一样绚烂飞舞,赵烈看得眼花缭乱,却连她是什么样子都没法看清,虽然只是看到玲珑起伏的背影,但却让人感觉她面容姣好,浑身上下带着冰寒刺人傲气,全身皮肤就好像是由冰雪捏成的那般,即使是在如此阳光明媚的清晨,依然如夜冰傲清寒,映着荧荧的雪光,散发出宛如雪凝冰雕的气质。 

 赵烈知道少女显然是刚出江湖不久,不问青红皂白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还知道来头一定不小,家传的武功很高,从小被宠坏了,才会如此骄横无理,十之八九是出自名门世家的小姐。 

 “真是天不绝我,你们慢慢玩吧,我不陪你们了!”赵烈冷冷道,根本没有心情观望这场精彩缤纷的表演,虽然很想看看高挑少女的模样,但毫不犹豫缓缓迅速闪到郁郁葱葱树林中,很快就消失在影影绰绰树林里。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