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非烟传】 挨鞭子


【2020-11-21】 狗吐文学】


 这里是个小村。总共不过二十来户人家,基本上靠种田为生。我家在这里算是中等户,每年忙田时节,还能请的起长工帮忙干活。

 虽然是个农家,吃穿没有太好,倒也不用愁。我家三代务农,到我爹这里也没有什么名人出来,看来我的前世不过是个无名小辈,不会有什么大的发展了。

 君子墨家却不同,虽说他家如今只剩下他和瞎眼母亲,但是他祖辈身世显赫,曾祖父是同太宗一起打天下的牧继武,后被封为镇国大将军,执掌兵权。到他爷爷辈跟错了韦后,到老来被年轻的唐玄宗绞杀。他的爷爷子女很多,大多数因为连坐而死,他的父亲是最小的,当年还在襁褓之中,被奶妈抱了出来,一路辛苦逃到这里。

 他父亲在这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却不幸得病夭逝。

 他出生便随母姓,听说当年他的母亲是君家秀外慧中的大小姐,从小耳濡目染,学得一手好医术。后来认识他父亲后,不顾家庭反对执意嫁给他父亲,没想到如今丈夫早逝,自己一双眼睛也因为悲痛失明了。

 他母亲虽然是瞎子,但村里有个小病小灾的,还都找她看,他家在村里还算是有威望的人家。

 我趴在窗边,下巴抵在手背上,垂着眼胡思乱想着。

 这时候听到在院子里拾掇的娘亲,笑着说道:“子墨来了啊,找我们银儿玩的?”

 听到他答应的声音,我心里一阵惊喜,他是我穿越到这里唯一的朋友。我没有动,翘着头,望着院子里的君子墨。他沐浴在仲春晴好的暖阳里,他朝窗边望了眼,咧着嘴笑了下,那星子般的眸子在暖阳的映射下,像清澈的湖面上泛起的点点粼光。

 他大步走到我窗下,用不让人拒绝的语气说道:“走,咱们去“非烟涧”踩水去。”说着,他歪着粉玉般的脸,俏皮地对我笑着。

 我使劲地点了下头,正准备跑出去,听到在床上玩耍的铁儿,鬼慌忙地跳下来穿鞋子,边穿边叫:“我也去,姐姐等我,墨哥哥等我……”

 君子墨站在院子里,向我伸出他的大手,我跑过去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心里,触碰的一刹那,便被他盈握了。铁儿这时候攀上我空余的那双手,纠缠着我不放。

 君子墨带着我们跑起来,把娘亲的一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的嘱托甩在脑后。

 他拉着我,跑在最前面;铁儿拽着我,落在后面。我们三人如一阵风在村路上奔跑着。

 天真蓝,风真暖,路旁新生的植物散发出泥土味儿。

 村口,出现一个纤细高挑的女孩身影。

 她双手抱胸,冷月鞭别在腰间,挡在我们面前,怒气冲冲地喝道:“你们站住!”

 君子墨最先停下来,我由于惯性差点撞倒在他挺拔的背上。铁儿却没有我那么幸运,被我的后背一反弹,差点摔倒,还好我另一只手顺势把他拉住。

 女孩的目光转到君子墨紧紧牵着我的手上,脸顿时铁青,她骂道:“徐银儿,谁让你牵墨哥哥手的,你给我放开……”

 我手一缩,想抽回来。但是君子墨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君子墨冷冷说道:“沈碗,没什么事的话,请让开。”

 沈碗儿脸色刷的白了下来,她咬着下唇,鼓着腮帮子,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看着这小女娃竟然跟我生起气来,心里没了主意,便垂下头:不惹,就躲吧。

 沈碗儿见我低下头,更是气得牙根痒痒,她倏地抽出插在腰间的冷月鞭,甩得老高,对着我被君子墨牵住的手臂就是一记鞭子。

 “啊……”我吃痛地叫起来,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手也本能地从君子墨手心里抽出。

 铁儿大哭起来。

 君子墨大吼一声:“沈碗,你做什么?”然后他紧张地看着我的手臂,那被抽鞭子的地方,一道青痕凸显出来。

 沈碗儿大概没想到君子墨会这么大吼,因为墨哥哥的脾气一向温和。

 沈碗儿这时候也眼泪汪汪的,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说:“墨哥哥,你竟然吼我,为这个傻子吼我?”

 墨哥哥也真的发怒了,他大声地说:“你滚!”

 沈碗被他骂得一怔,委屈地凑到我跟前,面部扭曲,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傻子病好了,就开始钩引墨哥哥了,总有一天我抽了你那根骚媚狐狸的筋来。”

 我没有说话,心里却觉得好笑,我今天不作为,她以为是怕了她么?她不过是黄毛丫头片子,我只是不愿意跟她计较罢了。

 她朝我啐了一口,便往村里跑走了。

 君子墨心疼地望着我说道:“今天踩不成水了。你赶紧跟我回家,我给你上点药。”

 我望着抽抽搭搭的铁儿,帮他揩完泪水,说道:“别哭了,你先回去吧。今天这事别让爹娘知道了。”

 铁儿红着眼点点头,乖乖地走了。

 我跟着墨哥哥到了他的家。

 他家靠近村口,村里唯一的小河正好绕过他家。不知道是不是人杰地灵的缘故,他家种什么,什么长得好;养什么,什么养得肥。

 他家篱笆院子外,有一条弯弯曲曲的花泾,花泾四周种满了各色花草和蔬果。这时候蔬果正长得郁郁葱葱,花开得姹紫嫣红。

 我跟在他的后边,欣赏周围的花草,竟然忘记了胳膊上的疼痛。

 如果生活在这户人家里,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我低着脑袋,为这个想法偷偷地笑着,我噘着嘴,小鹿般惊慌地望了望面前走着的君子墨,生怕心事被他窥了去。

 “吱呀——”木门被轻轻推开。

 我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里屋传来她娘亲的声音:“是子墨回来了吗?”

 “娘,是我,”他一边答一边跑里屋去了,“娘,车钱子还有吗?”

 “你怎么啦?是不是摔伤磕破了?”他娘亲焦急地询问。

 我站在堂屋,四下打量。虽然摆设比较简单,但却收拾得齐整,物品摆放井然有序。看得出他们娘俩还是个很有品位的人,不愧是流着大家风范血液的后代。

 右壁放着小书桌,桌上放了些《孟子》《论语》之类的书。我随手翻了翻《论语》,书中全被他用红色小楷批注过,密密麻麻的字比书上原有的还多。

 信手翻到扉页处,几行方正小楷:

 “修治齐平,大丈夫必以此立身弘志矣!”下面便是他的署名“君子墨”。

 原来,这个少年,竟然喜欢儒家道学,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儒生呢。

 说道儒生,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曾经遇到的人来,他虽然生活在现代,却也是极其好古,推崇儒学,对外自称儒生或者门客。受他影响,我也曾读了一年的《论语》和春秋子集。

 他和他娘一起从里屋出来。

 我赶紧放下书,对着他娘亲甜甜地喊了声:“婶子好。”

 他娘亲对我笑了笑,算是答应我了。

 他看到我还呆站在原地,便说道:“银妹妹,你快坐下,我给你涂点草药,散瘀消肿的。”

 我乖乖地坐下来,伸出受伤的手臂,摆在他的面前。他把捣碎的草药一点一点涂抹上去。

 他低眉,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如振翅扑闪的蝴蝶,他认真的样子,让我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少年、白衣、束发、儒生,如仙如谪,如梦如幻。

 “银丫头的疯病是真心好了。”他娘亲的声音让我如梦方醒。

 我轻笑了下,接口道:“全好了,走这一遭,就好像梦中一般,人事全非。”

 他抬头望了我一眼,似乎有点不相信这句话是我说的,然后他笑了笑,继续低眉涂药。

 他娘亲转脸“望”向门外,叹了口气:“银丫头,其实醒着倒不如梦着。醒后要经历的不过是场软红香玉般的幻梦。”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一个激灵,这句话似乎在哪听过——老和尚说的。

 从她嘴里说出老和尚说过的谶语,想必她也是经历大是大非后的顿悟吧。

 “娘,你别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仔细吓着妹妹。”君子墨嘟着嘴,朝他娘亲撒娇。

 我望着眼前三分成熟七分孩子气的君子墨,一颗芳心深陷泥潭,怎么也拔不出来。

 我瞧着被他涂完药的胳膊,笑嘻嘻道:“墨哥哥,这伤竟然不疼了,你这药还真是神奇。”

 他一边用纱布帮我包裹一边说道:“这药叫车钱子,专门散瘀消痛的。”

 我一听,非常惊讶,早知道中药治疗的奇效,却不知竟然疗效也如此之快,便说道:“这草药还真厉害,墨哥哥的学识也厉害,看样子我应该跟墨哥哥学学,赶明儿有个小痛小病的,也能自己看好。”

 君子墨包好后,笑道:“那有什么难的,你只记得草药的样子,性能就好了。对了,过两天,我去山上采药,你跟我去喽。”

 我满脸放光,露出喜悦神色:“真的,那墨哥哥可要说话算数啊。”

 他见我这么说,定是误会我因为他没有带我去“非烟涧”踩水而不信任他呢。他讪讪说道:“你看我,答应银妹妹这个,又答应那个的,还一个也没实现呢。妹妹不会恼我吧。”

 我摇摇头,鼓着胖嘟嘟的脸蛋说:“不会,今天不是事出有因嘛。”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