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六章 谁是冤家来相聚


【2020-08-06】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六章 谁是冤家来相聚

 石骆儿坠下去的霎那间,一个闪念:自个儿上了乞丐的当,不该受他蛊惑,自投罗网。论读心,这瘸子当真厉害,自个儿终究没有读懂他。

 就在石骆儿认为自个儿必死无疑的时候,公良嘉措一个翻身,一手夹住了石骆儿,一手拔出来虎头刀,闷哼一声,一刀扎向深渊绝壁,绝壁质地坚硬,将将扎进不足半寸,却延缓了坠势。

 接着公良嘉措又是向下一刀,借着寸劲,双脚大展,居然能略微停留几分。

 石骆儿在她腋怀中,惭愧不已,本想着能来此干出一番大事,没料到事情没有办好,倒连累公良嘉措陷入绝境。

 自个儿本来心如死灰,死就死了,如果赔上公良嘉措的性命,那就万死莫赎了。

 不容石骆儿在那儿自怨自艾,公良嘉措手忙脚乱,使出浑身功夫,变换好几个身形,总算稳住了急坠之势,让二人靠着虎头刀在绝壁上仅有的几点支撑,弹落到底,幸好底部没有伤人的东西,是块平地,即便如此,如果不是公良嘉措反应快,二人直通通掉下来,恐怕非死即伤。

 粗粗估量,这地洞竟有十余丈深。

 等定下神来,公良嘉措埋怨道:“谁让你跟下来的!差点一块儿死。“不过想到石骆儿刚才不顾命地扑下来拉自个儿,公良嘉措心头泛起一股暖意。

 地洞里漆黑一团,毫无方向可言,二人伸手去摸,四周唯有绝壁,没有任何通道,这是绝地。

 石骆儿叹口气道:“看来我们要死在这儿了。“

 “死也就罢了,只恨没有替大哥报仇,小弟也没个着落。“公良嘉措有些不甘心。

 石骆儿想起,公良嘉措曾经在石塔村公良止墓旁的大树上刻过“公良家之墓“。公良嘉措即便是死,也想葬在那儿。

 石骆儿觉得很对不起公良嘉措,自嘲道:“倒让俺捡了一个便宜,咱可以生同衾死同穴了。“

 不等公良嘉措回答,头顶的洞口忽然开出一道月光,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门大哥,听见了没有?有人要生同衾死同穴呢!“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都吃了一惊,这不是赫连月月吗?她怎么在此?她口中的门大哥莫非就是东乡门?白固邦和尤陀邦刚打大仗,余音未了,仇家的男女竟然在一块儿,这是何道理?

 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哦——月妹子是你漏算了,倒让这奴儿捡个现成便宜。不过月妹子心思奇巧,这样的陷阱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我东乡门自愧不如。“

 这人果然是东乡门。

 石骆儿听了又惊又怒,想不到东乡门对自个儿的身份一清二楚,而且对自个儿十分的蔑视。

 赫连月月道:“门大哥,如今人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我的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

 不等赫连月月说完,东乡门便道:“放心,从小到大,你见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咱一人一个,公平得很。“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在下面听着,好似他们二人是猎物,正在被上面的人分割,真是让人气愤。

 公良嘉措见到赫连月月,怒气顿时,忍不住道:“你们两个什么鸟人,勾勾搭搭,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公良嘉措说他们“勾勾搭搭“原本指二人相互勾结敌人,并无它意。怎料,东乡门听了,勃然大怒,朝地洞下面破口大骂道:“你这烂货,还有脸来说我,贺兰家的清白都毀在你手里了,还有脸跟我说这个。“

 公良嘉措愕然,万万没想到东乡门也把自个儿当成了贺兰无缺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石骆儿在旁听了也很不是滋味,有心替公良嘉措辩白几句,却张不开嘴。

 赫连月月见状,劝解道:“门大哥,有话好好说,犯不着跟她生气,人在你手中,你慢慢教化她就是。“

 东乡门“哼“了一声,忿忿道:“这奴儿给你三日,三日后不见他尸体,别怨我翻脸不认人。“

 “这是自然,小妹记住了。“赫连月月满口答应。

 听到东乡门和赫连月月轻描淡写地讨论自个儿的生死,石骆儿忽然道:“何须三日,今儿俺就死在这儿了,不劳你们费心。“

 东乡门和赫连月月都住了嘴,不知石骆儿是否真会这么做。

 公良嘉措伸手拉住石骆儿的手,悄悄道:“绳子给我。“

 石骆儿不解。

 公良嘉措在他手心里画个圈,用力一戮,原来公良嘉措想用绳子系住虎头刀的刀把,掷上去,劈开地洞盖子拉下来,和石骆儿一起葬身在地洞里。

 石骆儿百感交集,此时此刻,此时此地,身旁之人愿意和自个儿同生共死,她究竟是不是贺兰无缺已经无关紧要了。

 石骆儿反手抓住公良嘉措的手,耳语道:“先让他死。“

 公良嘉措一呆,不知道石骆儿有什么法子活着出去。

 这时候,赫连月月道:“端木公子,你不要吓唬本小姐,你要死,随你便,最好死透了,省得门大哥鞭尸的时候,你的肉疼。“

 赫连月月把东乡门的仇恨说得淋漓尽致,残暴无比,语气间却又如此轻巧,真不是一般女子。

 石骆儿不跟她废话,只对东乡门说道:“侯爷,俺在死之前想起一个事?“

 “什么事?“东乡门懒得理他,不过现在底下是捕获的猎物,姑且逗弄他一番,也未尝不可,可以舒解一下心头的怒火。

 刚才这奴儿嘴硬,也许这会儿又贪生了,这样的话——倒有些意思,东乡门这么想着。

 石骆儿道:“前些日子,俺看到一个老夫人,一时眼花,看差了,把她当成了自个儿的丈母娘。“

 “呸,你也配。“东乡门又生气起来,这奴儿是要挤兑我么,真想不管和赫连月月的约定,先杀了他再说。

 公良嘉措不知道石骆儿胡咧咧啥,自个儿的娘亲生完小弟就死了,那时自个儿也很小,不记事,想不起娘亲长啥样。石骆儿那时候还没出生,他知道个啥!

 石骆儿道:“俺自然不配,这位老夫人出身高贵,说是来自上绝邦乐正家,曾经是邦主夫人。“

 “啊?——“东乡门大吃一惊,失态道,“你——你哪儿见过她的?什么时候?“

 “也就是近日。“石骆儿不紧不慢的说道。

 “当真?“东乡门不太相信。

 “这几天的事,俺好像还忘不了。“石骆儿说得十分认真。

 赫连月月插嘴道:“门大哥,听他胡诌,他这几日何时逃过我的眼睛。我都没有看见,他怎么会看见,况且老夫人失踪许多年了,许多人都知道,肯定是他听人谣传,如今来诓你。“

 东乡门有点迟疑不定。

 “俺还当她是疯女人呢,说话颠三倒四的,只是看她和俺浑家长的有些相像,才多看了几眼。“石骆儿说得有板有眼。

 公良嘉措听他一通乱说,忘了刚才自寻死路的事,差点笑起来,这货怎么又能说会道起来,编起故事来挺认真。

 东乡门听石骆儿说那老夫人和公良嘉措长得很像,有些心动,开始犹豫不起来。

 赫连月月决计不信石骆儿所言,讥讽道:“端木公子当了几天副史,别的功夫没学好,上个墙还要让人捆着,这嚼舌头的功夫倒是练得不错,能把死人……“说到这儿赫连月月觉得用词不当,转口道,“能把你这将死之人给说出活路来,也真不容易。“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都惊讶,今晚已经十分小心了,怎么还是让赫连月月跟在后面,连系着捆奴索上墙也被她看在眼里。

 公良嘉措听赫连月月羞辱石骆儿,大声道:“你这丫头是什么东西?都说你们家赫连铁骑名扬天下,那是光明正大,从未听说赫连府也使毒,也挖坑,弄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害人,好不要脸。“

 赫连月月听公良嘉措这么说,嘻嘻一笑,对东乡门说:“门大哥,告诉她我家赫连铁骑是谁的主意。“

 东乡门尴尬道:“这个……这个,除了月妹子,谁还有这等妙想。“

 赫连月月得意道:“下面的这位,知道了吗?“

 公良嘉措语塞,本待不信,可这话出自东乡门,赫连铁骑的敌方之口,不得不信。

 公良嘉措气道:“是又怎样,还不是被右将军挡住了。至多也就欺负一下百姓人家……“公良嘉措不再说下去,心想今儿倘若留得命在,迟早灭了她家铁骑,为大哥报仇。

 “哦——你提到右将军,他倒是个人才,你不是不认他吗?他事事替你想着,亏你还想偷他家的钱粮。“赫连月月说的得公良嘉措哑口无言。

 前儿高车普他们缺钱,公良嘉措确实从右将军府“拿“了一些东西,没想到赫连月月连这个也知晓,莫非她是妖女,有通天眼不成。

 “侯爷,你想要俺浑家,还是要那个老夫人?“石骆儿不想让赫连月月打岔,单刀直入。

 “你浑家,呸,你死去——“东乡门嘴上不服软,心里很是纠结,口气软了许多,毕竟十几年了忽然听到娘亲的消息,脑子一片混沌。

 东乡门想了想,又不甘心道:“你知道她的下落?“

 “那是自然,只不过她如今也如我们夫妻二人一般,困在了地窖之中。“

 石骆儿之所以处处把公良嘉措当成自个儿的浑家,一心和东乡门较着劲,那是因为那个瘸子乞丐告诉了他,东乡门曾经是贺兰无缺的待嫁夫君!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