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寒门状元】第二四〇八章 傲慢与偏见


【2021-01-14】 狗吐文学】


【寒门状元】第二四〇八章 傲慢与偏见

到正月下旬,中原平叛战事如火如荼进行。

江彬和许泰都是边军将官出身,曾经许泰的地位比江彬高,但在到了京城后地位恰好反过来,这会儿许泰完全听从江彬号令。

二人为了体现出各自的价值,竭尽全力表现自己的能力,在调兵作战上丝毫也不敢打马虎眼。

许泰不善军略,江彬更缺少军事修养和实战经验,这次他们的对手是训练有素、战斗力爆棚的叛军,就算统御力很高的胡琏都需要退守,伺机而动。

许泰不知深浅,带着精兵强将自紫荆关入关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快速南下,试图解除叛军对北直隶的威胁。

“……这个许泰,看他人模狗样,倒是个治军能手,以他的上奏看,短短几日便已领兵深入叛军活动区域,估摸接下来两天就会跟叛军交战,沈大人,您可要当心点,最好想办法杀杀他的威风……”

张苑本来不愿时常到沈溪这里来烦扰,但因朱厚照近来对于平叛事宜很关心,而张苑能得到的情报不多,只能前来请教沈溪,让沈溪给他想一些“对策”,如此到皇帝面前才好交差。

此时沈溪正在兵部衙门,不过不是来处理事务,仅仅只是例行公事走一趟,即便如此还是被张苑给撞上,或者说是被张苑找到。

沈溪道:“许泰领兵,到底是为朝廷打仗,他若败了,贼军士气会有很大提升,一旦得到官军的武器装备,必然迅速发展壮大,到时怕是京畿之地都会有危险……你身为司礼监掌印,总该知道基本的分寸吧?”

张苑笑道:“这不京城有沈大人您坐镇?若叛军杀来,正好您就有用武之地了……”

这样的恭维并不会让沈溪觉得有多中听,在造船的事情上张苑自作主张,张苑自己不说,沈溪也懒得提,因为他知道张苑不可能心甘情愿完全听从他吩咐行事。

张苑又笑呵呵地说道:“要不这样,沈大人下令让胡巡抚调兵跟许泰配合,伺机摆许泰一道,让许泰自己跟贼军纠缠,到时不需他失败,只需遭遇一些挫折,这样姓江的在陛下面前再无颜面。”

沈溪直接回绝:“不可能。”

“你想怎样?”

张苑有些着急了,“许泰已领兵到中原,看他的架势消灭叛军并非难事,他手上可是边军中精锐,对付鞑子或许有所不足,但应付几个毛贼总该绰绰有余吧?”

沈溪道:“他能把这场仗打成什么样子,那是他的造化,至少我作为兵部尚书,不会做出危害大明利益之事。另外,许泰此人很自负,眼高手低,领兵未必能取得什么成就,张公公还是等结果为好。”

张苑歪着嘴道:“希望如此,不过咱家倒以为他必胜无疑,若想他失败必须要做点背后文章,整个京城只有沈大人你才有能力算计他……算了,算了,就当咱家没说,咱家还有事情跟你商议……”

……

……

张苑见过沈溪之后,马上去豹房面圣。

这会儿已快到黄昏,张苑也是加紧脚步才赶着朱厚照去吃喝玩乐前见到人。

张苑将从沈溪那里听来的分析,专门挑那些皇帝爱听的说。

果不其然,朱厚照听完后满意点头:“以朕想来,许泰还是有本事的,当初宣府时,那么多将领就属他英气勃勃,讨人喜欢。”

张苑暗忖:“英气跟能力可以划等号吗?别只是个空有架势的面瓜。”

朱厚照道:“沈先生那边可有吩咐?比如说他对战局的分析?”

因为皇帝是第一次绕过沈溪,以自己亲近的人领兵打仗,虽然只是打农民军,没什么难度,但朱厚照仍旧很在意过程和细节,这次张苑去见沈溪也是出自他的授意。

朱厚照不想吃瘪,所以想知道沈溪对许泰领兵如何看待,或者说朱厚照希望得到沈溪对他身边亲信将领的肯定。

张苑道:“沈大人听说许副总兵的行军进度后非常满意,说此人是可造之材,但对用兵细节却没多说,大概意思是先等结果,早做评价的话有可能会出现偏差。”

“对对对。”

朱厚照笑着说道,“打仗最重要的便是结果,过程再好有什么用?看看沈先生领兵,每次过程都惊心动魄,狼狈不说还都身处绝境,但都绝处逢生,逢凶化吉,最后赢得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这才是教科书似的作战,沈先生简直堪称战神!”

张苑心里又在想:“陛下对我那大侄子的评价很高啊……还战神呢,现在只是中原之地区区几个毛贼,他便龟缩在京城,不肯出去领兵作战,他这是怕一世英名丧在这些毛贼手上吧?”

朱厚照道:“许泰那边有何上奏?”

张苑道:“回陛下,还是昨日跟陛下说的那些,谷公公上奏说最多两日,便可跟贼军先锋交上手,若一战得胜的话,贼军只能向南溃逃,再也无力窥伺京畿之地。”

因为朱厚照对这次战事非常重视,加上他不想文官带兵,单纯只突显许泰领兵的能力,表明他用人的眼光,所以只是派了重量级的太监谷大用前去监军,虽然谷大用在军事上未必有多高的造诣,但因常年在外监军,对于军中事务门清,有什么消息也能及时传送京城为皇帝所知。

朱厚照满意点头:“这是对鞑靼之战结束后,第一场像样的战事,以朕的名义给许泰去信,让他打好这场仗,如果敌人太多的话不必硬拼,见机行事,最好像沈先生那样诱敌深入,再聚而歼之……总归第一场仗旗开得胜最重要!”

“是,陛下。”张苑恭敬行礼。

朱厚照又像是记起什么来,道:“对了,让江彬从边军中挑选部分精锐,随时为朕所用。”

张苑好奇地问道:“陛下,让江大人整顿人马,可是您要御驾亲征?”

“朕可没那心情……只是豹房太闷了,眼看开春,藉田礼毕就可以出去狩猎了!”朱厚照笑着说道,“把人马准备好,朕随时出去都有人听用。再者,朕亲自操练的兵马,总归比锦衣卫这样的老爷兵强!”

……

……

朱厚照愈发对亲信人马重视,甚至连贴身侍卫都要亲自栽培,锦衣卫这样的嫡系都成为不可信任的存在。

张苑出豹房后,根本不打算将朱厚照的话转告给江彬,他不觉得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朱厚照带人去内院继续吃喝玩乐,而张苑则准备回自家府宅休息,当天他还算比较忙碌,要在皇宫、豹房和兵部衙门之间奔波,还要费尽心思琢磨军情和应付皇帝质询。

他从豹房出来,没等上马车,就见江彬带着两队侍卫过来。

张苑本想直接钻进马车,不跟江彬打招呼,所以有意加快了脚步,却未料江彬早一步看到他,策马过来,向他行礼问候:“张公公安好?”

张苑侧目一看,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咱家以为是谁,原来是江大人……江大人最近作何不在豹房伺候陛下?”

江彬并未从马上下来,态度极为傲慢:“本将正在帮陛下练兵。”

“啧啧,真有本事啊,江大人练兵?难道下一步要去前线打仗?那先预祝你旗开得胜。”张苑用阴阳怪气的腔调说道。

江边听了却很受用,笑着说道:“先谢过张公公吉言,本将一定尽心竭力!”

说完,江彬没下马,继续策马往豹房门口奔去,到门前勒住马缰,然后从马背上跳下,直到进门都未再正眼打量张苑。

这又让张苑生气了:“这狗东西,说你胖还喘上了?陛下真会派他领兵?”

……

……

小拧子私宅,两名太监正在对话。

张永忧心忡忡地说道:“……我手下已查到,江彬正带着一群以前他统领过的士兵,于南海子训练火器,以前锦衣卫可不练这些,都是神机营在操练,接下来很可能江彬会把这群使用火器的士兵带到豹房保护陛下。”

小拧子皱眉:“没人指点,他也敢随便训练?”

张永叹道:“过去几年,军中上下对火器其实已不陌生,只是厂卫不太常用,这次陛下不练锦衣卫和御林军,却直接训练那些从边军抽调来的将士,明显有以这些人取代宫廷侍卫的意思。”

“哼哼!”

小拧子冷哼着,心里很不甘心。

张永再道:“听说兵部那边未有任何表示,也就是说沈大人即便知晓对此也持默许的态度,毕竟这是来自陛下的吩咐,他不好反对。另外就是查到江彬从西山找了些乐户出身的女子,正准备送到京城来,敬献给陛下。”

小拧子道:“陛下已明令禁止向豹房送女人,甚至于还当面对沈大人做过承诺,如此江彬还敢乱来?”

张永摇头:“至于是出自陛下授意还是其自作主张,无从查知,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江彬乱来也有陛下撑腰……沈大人如今好像深谙明哲保身之道,没跟陛下计较太多,到时候出了事,只要不惊扰到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防备江彬将陛下身边侍卫全都换成他的人,到那时,咱面圣一次都会很困难……他一定会百般阻挠咱们,以达到控制陛下言路的目的。”

……

……

京城形势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江彬在朱厚照默许下,逐渐掌握豹房的安保大权,甚至开始操练兵马,大有打造一支由皇帝直接控制的精锐人马的倾向。

最先感觉到情况不妙的自然是皇帝身边的人,小拧子以侍奉皇帝作为自己最大的政治筹码,对此极为敏感。

至于张苑则会有点后知后觉的意思。

不过作为司礼监掌印,张苑也算受此影响最大之人,虽然张苑想出手对付江彬,却感觉鞭长莫及,便在于他跟皇帝的亲密度无法达到刘瑾全盛那会儿,当时刘瑾可说一手遮天,而张苑现在连堵个窟窿都做不到,小拧子、江彬、许泰、钱宁、丽妃等人,都算是跟他势均力敌,争执不下。

沈溪看起来能左右京城局势,但问题是沈溪是外臣,始终无法做到一直陪伴皇帝身边,影响力自然大幅度削弱。

正月下旬,张懋带着夏儒到谢迁小院例行拜访,更多是跟谢迁提及京城权力格局变化。

朱厚照通过制裁张氏外戚,以及调边军入关等一系列操作,将军权逐渐收拢,让张懋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作为朝中基石的掌兵老臣,张懋看起来嘻嘻哈哈完全不在意,但暗地里却很着急,眼看谢迁没什么表示,只能亲自前来探访问询。

带着夏儒,张懋多少有些私心,他希望朱厚照能够重用皇后家族的人,而非让那些外来的佞臣执领军权。

“……于乔,这几年咱们都看着之厚在折腾,不知怎的,现在之厚好不容易安静下来,陛下那边却开始大动干戈,先是有外戚张氏两兄弟褫夺职位,又有边军入调,看来陛下想把京城内军将悉数撤掉,全换上他宠信的佞臣,你身为首辅可不能隔岸观火……”

张懋多少表达一丝对谢迁的不满。

问题便在于张懋觉得谢迁做的事太少,完全放任皇帝收拢权力,虽然频频上疏反对,却没有妥善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个首辅做得很不称职。

谢迁黑着脸反问:“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去豹房跪谏,或者干脆上疏致仕,来个一了百了?”

“老朽不是这意思。”

张懋本以为谢迁能心平气和,拿出一点长者的威严,却未曾想这么点压力就让谢迁直接爆发,只能稍微收敛一下咄咄逼人的态度。

倒是夏儒在旁问了一句:“若这么发展下去的话,是否京城内外所有兵马,都会被陛下身边那些佞臣掌控?”

张懋看了夏儒一眼,点头道:“有这可能。老朽正是担心这个……现在的问题是勋贵全都靠边站,若京城防务全都归那些边将掌控,一旦犯上作乱,后果不堪设想!兵部现在完全成了摆设,于乔你总是想让之厚出京领兵,可曾想过,若之厚不在,江彬、许泰之流谁来管控?没有陛下的命令,谁都管不着这些陛下跟前的佞臣,连五军都督府都束手无策。”

“既如此,那就直接拿下问罪。”谢迁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张懋苦笑摇头:“若真如此容易倒还好,关键是他们犯了什么罪?拿下后又能作何?陛下追究谁来承担责任?”

谢迁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一系列问题,倒是夏儒适时拉了拉张懋的袖子,示意老友不要继续说下去,给谢迁一个充分思考的时间和空间。

过了半晌,谢迁才道:“陛下实在太不像话了,不但不问朝事,甚至器重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奸佞小人,把好好的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但咱们身为朝臣能如何?只能继续上奏,或者跟太后陈述厉害,让各方对陛下施压,除此外别无他法。”

“也好。”

张懋幽幽叹了口气,他已知道谢迁不可能拿出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非常无奈。

谢迁问道:“如今张老公爷准备作何?”

“这不是来跟你商议么?”

张懋道,“若是有联名上奏之事,可以叫上老朽,如今五军都督府内诸多官员和勋贵都可以联名,不过最重要的是……算了,就当老朽没说吧。”

张懋欲言又止,显然是想暗示谢迁什么,但其实不用他说,谢迁大概也能理解跟沈溪有关。

正因为谢迁跟沈溪间的隔阂,让朝中那些对朝事深感担忧的大臣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在谢迁和沈溪间做选择,一边知道沈溪有能力办好事情,可以托以重任,一边却不忘谢迁是文官领袖,最好听从谢迁吩咐行事,二人产生矛盾,那干脆两边都不靠,改而等谢迁和沈溪自行安排。

……

……

张懋和夏儒离开谢迁的小院。

出门上了马车,夏儒不由感慨一句:“看来谢阁老也没什么好办法,找他用处不大。”

张懋苦笑:“这个谢于乔,一辈子都那么固执,以前有宾之他们在朝还好些,他最多只负责一些打下手的事,为政还算颇有建树……经过这几年他做首辅的情况,便看得出来,他做事甚至未必有之厚老练。”

夏儒道:“难道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

张懋回道:“谢于乔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应付防止之厚崛起上,笃定之厚会成为朝廷一大隐患……毕竟之厚是他一手带起来的,或许是怕留下千古恶名吧。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他针对之厚时,陛下身边有那么多奸佞趁势而起,唉!”

夏儒似乎明白什么,不由叹息一声:“还是应该劝劝他,文官内部争来争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昔日牛李党争就是前车之鉴。以我看来,沈之厚虽然年轻气盛,但所做都是对大明有利的好事,未必如谢阁老所说那般会祸国殃民,到底之厚状元出身,饱读圣贤书,明事理,懂分寸,知进退。”

“劝?呵呵,算了吧。”

张懋对此不抱太大希望,“谢于乔的脾气就跟倔驴一样,老夫认识他不是一天两天,一旦固执起来根本没法劝动,哪怕有时候缓和些,但转眼又变本加厉。幸好之厚没跟他一般见识……或许咱们应该试着去问问之厚,比在谢于乔这里浪费口舌好得多!”

……

……

谢迁做着他认为的实事,渐渐失去人心。

不但张懋和夏儒这样的中立派对谢迁深感失望,就连看起来跟谢迁亲近的文官集团中坚力量也开始离心离德,主要体现在杨一清、靳贵、梁储等人身上。

本来这些人跟谢迁都属于同一派系,现在却又不得保持中立,只有在谢迁找他们的时候才会出现。

而此时的沈溪对于京城发生的事淡然处之,这几天他只是简单处理一些政务,有时候甚至干脆躲在家中不出来,总归没人计较他这个吏部天官旷工,毕竟身兼两职,两个衙门的人都会以为他在另一个衙门,他想几时给自己放假都行。

在这种朝廷内人心惶惶的时候,谢迁也没主动跟沈溪谈论如何制约江彬等人,二人便在这种僵持中消耗时光,直到这天朱厚照突然下旨调京营部分人马南下平叛。

御旨直接下达五军都督府,这让新任京营提调崔元很为难,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崔元求助于张懋而没获得回应,只好去找兵部,却被告知这件事跟兵部无关。

无可奈何之下,崔元只能派人通知内阁,梁储知道消息后去到谢迁的小院,把事情相告,可说婉转曲折。

“怎么回事?不是说许泰领兵平叛顺风顺水,为何陛下突然征调京营兵马南下?”谢迁听到这消息后有些不理解,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皇帝又要节外生枝,而他不太想理会。

梁储道:“具体原因,怕是只有问陛下才知晓,圣旨是由豹房直接下达。”

谢迁摇摇头:“确定这件事跟沈之厚无关?”

梁储一愣,等明白过来谢迁是在担心沈溪时,摇摇头道:“暂且未听说有这方面的消息,不过听闻兵部那边未理会崔元的求助,所以驸马爷才会求到内阁来。”

“他这是想看热闹?”谢迁生气地道。

梁储对于谢迁态度上的转变暗叹不已:“谢老这是怎么了?平时处理事情也算果断,为何在提到之厚时总有这么大的偏见?之厚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总归在谢老这里都会挑出毛病来。”

谢迁道:“现在要阻止,非跟陛下面奏不可,老夫要往豹房等候面圣。”

“这么去,怕是不会有何效果吧?”梁储为难地说道。

谢迁黑着脸道:“不然能如何?跟沈之厚一样不管不问?京营调兵往西北,那是为了平定狄夷,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情况却不一样,此前已从西北调兵入关,如今要是京营再调兵平叛,势必导致京畿防备空虚,若鞑靼趁虚而入,谁能承担责任?”

说话间,谢迁雷厉风行,起身向门口走去,准备到豹房跟皇帝理论。

梁储道:“谢老是否先试试上奏?或者可以先跟司礼监掌印张公公打声招呼?”

“不必了。”谢迁怒气冲冲,言语中满是不屑,尤其是在梁储提到张苑之后,“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



copyright©2018-2024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