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第二章 是男人就要保护潘金莲


【2020-11-21】 狗吐文学】


 西门庆穿戴完毕,不及洗漱,就匆匆地出了家门。站在街上就着月色辨认了一下方向,西门庆直奔紫石街而去。

 阳谷县城并不大,西门庆转过两条街,就闪入了紫石街的背街小巷,径直来到武大家的后门。

 西门庆急急叩了几下门,只听得门里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稍过片刻,门里传来潘金莲强作镇静的声音:“甚么人?”

 西门庆咳嗽了一声轻声答道:“娘子莫惊,是我,西门庆!”

 吱呀一声,后门打开了一半,一个人影探出头来对西门庆说道:“大官人来得好早!吓煞老身与小娘子了。官人快进来!”

 西门庆一看,正是隔壁茶坊的王婆。若不是这老虔婆撺唆,自己的前身也不会和潘金莲勾搭上,更不会想出毒杀武大郎,进而得罪了武松。西门庆心中不快,没好气地叫了声干娘,抬脚闪身进了武大家。

 “武大在哪里?可曾服药?”西门庆急急地问道。

 王婆啐了一口笑道:“官人怎的心中如此焦躁?不是与老身说好五更天来讨信么,这才刚过四更天呢!”一边说,王婆一边插上门栓,跟着西门庆走进屋来。

 “大官人,那地上躺着的可不正是武大?”王婆用手一指。

 西门庆顺着王婆的手望过去,只见地上放着一扇旧门,门板上有一床被子盖着一人。这人的脸上盖了白绢,遮得严严实实,看不清样貌,从那身材估量,应该就是武大郎了。

 西门庆冲上前去,一把扯下盖在武大脸上的白绢。他借着灯光仔细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恶心得吐了出来。

 那武大诨名“三寸丁谷树皮”,本来就长得面目丑陋,头脑可笑,加之现在中毒和窒息而死后,瞠目咧嘴,面皮紫黑,看上去真是比阎罗殿里的恶鬼都要丑上三分。

 西门庆急急地把白绢丢在武大郎的丑脸上,从地上爬起来,喘了几口气,早把来救武大郎的心思抛到爪哇国去了。

 站在一旁的潘金莲见西门庆举止异常,连忙上前搀扶住西门庆,一只手紧紧抓住西门庆的手腕,显出她内心的紧张忐忑。

 西门庆转头看向潘金莲,一时间不由得痴了。

 那李娇娇已经十分美艳了,但和眼前的潘金莲相比可又逊色了好几分。灯光闪烁下,只见这潘金莲面带桃花,眼含春水,肌肤胜雪,酥胸微露。尤其是那饱满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不定,似欲裂衣而出,真是风情万种,让人一看就心痒骨酥,难以移目。

 西门庆咽了咽口水,低头看看地上的“三寸丁谷树皮”丑八怪武大郎,再抬头看看美艳动人的潘金莲,胸中突然涌出一股豪情:靠!我们那个时代都喜欢说好白菜让猪拱了。我看这武大郎长得连猪狗都不如,凭什么占有如此娇滴滴的美人?就算他兄弟是打虎英雄武松又怎么样?他不配!这样的美人,就应该和我西门大官人在一起才般配!我身为堂堂男子汉,岂能不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武松啊武松,来吧,看我西门大爷敢不敢和你硬刚!

 西门庆正在豪气冲天之时,王婆在一旁取笑道:“大官人,小娘子,老身知道你们是郎情妾意,这一见面就粘在一起。要不你们到隔壁老婆子家去快活,老婆子在这里帮你们安排武大后事?”

 潘金莲闻言,羞红了脸嗔道:“干娘!”她退后一步,放开了紧抓着西门庆的手。

 西门庆对王婆施礼道:“干娘休要取笑,且请坐,那武二早迟要回来,我等还须从长计议。”

 西门庆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知道武大郎已死,那打虎英雄武松不想得罪也得罪了,此事已成不死不休的死局。现在自己和眼前的两人都在一条船上,需要与这王婆和潘金莲同舟共济,一起想法搞定武松。

 西门庆心中计较已定,就叫潘金莲和王婆一起坐到桌前商议后事安排。

 潘金莲一双美目看着西门庆,娇滴滴地说道:“我的武大今日已死,我只靠着你做主!”

 西门庆闻言,只觉胸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火焰,拍着胸脯说道:“这个何须得你说。为了娘子你,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今后我绝不会让娘子你受委屈。”

 王婆在一旁说道:“老身已把这武大收拾干净,穿戴好了,街坊邻居应该看不出破绽。大官人拿银子去买副棺材,把那武大入在棺材里,着人扛出去烧了,没了踪迹,有甚么鸟事?只有眼前一件事最要紧,那地方上团头何九叔,他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看出了破绽,不肯收殓。”

 王婆一提起何九叔,西门庆想起来那是个两面讨好的奸猾之徒,就是他偷了武大骨殖给武松当证据。哼哼!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何九叔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耍花样。征服武松,就从征服何九叔这些小角色开始!

 西门庆面带自信地说道:“干娘,这个不妨,我自分付他便了。这阳谷县里的人谁不怕我?他定不肯违我的言语。”

 王婆道:“如此甚好!时候也不早了,大官人便用去分付他,不可迟迟。老身在这里帮小娘子安排。”

 西门庆对王婆说道:“我出来得急,身上未带银子。此时还不到五更天,我先回府去拿银子。此处劳烦干娘了!”

 说完这话,西门庆又从后面出了武大家,急步向自己的府宅走去。

 拐出紫石街,西门庆左右张望,看到大街上夜深无人,就寻了个僻静角落隐藏身形。

 身为看过不少穿越小说的大学生,西门庆觉得自己已经接下挑战武松的艰巨任务,是时候召唤系统了。

 “系统,出来吧!快给我新手大礼包!”西门庆对着空中叫道。

 “呜~呜~”一阵寒风吹过,冷得西门庆把脖子缩到了大袄的毛领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别玩啦!系统,快出来吧!现在谁穿越没有个系统呀?快出来,给我召唤个李元霸或者吕布,我要打武松!”

 “汪汪汪~”身后传来一阵类似狗狗的叫声。

 这系统可真淘气,设置的开机声这么别致。西门庆面带微笑地转过身来。

 “汪~呜~”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野狗被西门庆吓得落荒而逃,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靠!难道真的没有系统帮忙?别人穿越都自带各种神奇系统,或者自带仓库、图书馆、县城什么的,轮到西门大爷我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就靠我往日积累的动作片知识闯荡这水浒世界?

 这是什么时代?这是北宋末年啊!江湖上到处都是杀人越货的强盗土匪,就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就是想选择从阳谷县逃跑,避开仇人武松,也指不定在哪条道上就变成了人肉包子或板刀面,逃无可逃啊!

 再说过不了几年,女真人就要杀过来了,到时候更是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老天爷,你让我穿越了,又不送点犀利的金手指,我感觉压力很大呀!

 西门庆在原地来回打转,着急地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又是一阵北风吹来,如刀般刮在脸上,让西门庆冷静了下来。

 让我想想,历史上的西门庆是因为大意了,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又有官府包庇,量那武松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告自己,不怕与武松打官司,从而放松了警惕。他没想到武松是一个走不通白道,直接走黑道,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这才导致在狮子桥酒楼被武松突袭杀死。

 现在的自己曾经因为打水浒网络游戏,专门研读过水浒传。自己知道水浒历史的走向,也知道武松会狗急跳墙使用暴力,可以说已经占据了先手。再加之自己在这阳谷县有钱有势,如果利用资源好好运作一番,将来在和武松的争斗中未必会输给武松呀!

 这么看来,还有得拼嘛!武二郎啊武二郎,能打死老虎很拽吗?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穿越者的厉害……

 王婆陪潘金莲坐着闲聊了一会儿,西门庆就带着银子赶回了武大家。西门庆取银子给了王婆,让她去操办买棺材、香烛纸钱等事宜,又叮嘱了潘金莲几句莫要心慌露出破绽。

 安排完毕,已是五更天,天色将明。西门庆再次悄悄离开武大家,回转自己的府宅洗漱用餐,养精蓄锐等着去会那心中善打小九九的何九叔。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端的不假。那王婆得了西门庆的银子,忙前忙后地协助潘金莲买棺材,买香烛纸钱,做饭点灯,告知众街坊邻居关于武大的死讯,把诸般事务都办得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王婆传来消息,说是那何九叔已经安排几个火家到了武大家里帮衬,何九叔自己定在巳时过来收殓武大。西门庆提前来到紫石街口的小酒店里,点了一壶酒,坐在窗口慢慢等着何九叔。

 不觉到了巳牌时分,远远地只见那团头何九叔慢慢地走向紫石街巷口。

 这老奸贼来了!西门庆走出小酒店,面带微笑地迎了上去,口中叫道:“九叔何往?”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