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妻妾无敌】第一章 洞房花烛(上)


【2020-11-17】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妻妾无敌
凤十七

~第一章 洞房花烛(上)~

 

 “救命啊……要死人啦,救命……” 

 新婚夫妇的新房内传出凄厉的呼救声,划破了这宁静祥和的夜晚。 

 唉,这位新郎官的喊叫声也未免太恐怖了,负责巡夜的几个护院保镖无不摇头苦笑,这位宝贝少爷也太恶搞了,洞房花烛,春宵一刻值千金,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埋头拼命耕耘了,他竟然在良辰美景之际大喊救命,实在是大煞风景。 

 一个保镖摇头苦笑道:“少爷一天到晚都是恶搞,实在是让人又气又好笑。” 

 另一个保镖吃吃笑道:“今次不知道那位美貌如天仙,温柔娇羞的新娘子会给他整治成什么样子?” 

 一个年长点的保镖叹道:“少爷实在太胡闹了,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唉,要是有人能管得住少爷就好了……” 

 几个护院保镖对视一眼,一齐摇头,“难!难!” 

 洞房花烛夜闹得如此恐怖,他们心中好奇得要命,都忍不住想跑去看个究竟,只是老爷已经发过话,洞房里有什么动静传出来,都不许过去,也不许议论,他们只能拼命的竖起耳朵偷听.希望能偷听到一点什么。 

 洞房外,两个身材窈窕的少女,用小手儿紧紧捂着耳朵。两人大眼瞪小眼,俏脸上的神情俱是同样的复杂,有惊讶、不解,无奈的苦笑中带着一丝失落。 

 她们两个是专门服侍少爷的侍女小玉和珠儿,两人本来是来偷听的,不想洞房里竟然传出少爷凄厉的呼救声,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人茫然不解中带着些许惊惶,想敲门又怕少爷少奶奶怪罪,可是那凄厉的呼救声一点都不象装的样子,她俩知道这位宝贝少爷平日里游手好闲,吃喝玩乐赌,五毒就差“嫖”字就俱全了。嫖倒是没嫖,不过勾引良家妇女却是家常便饭,害得不少女孩子为他相思落泪,而且还爱整人,弄得被整治的人哭笑不得。 

 洞房里静悄悄的,良久,才传来“哧”的一声轻笑,是新娘子的娇笑声。 

 小玉和珠儿一呆,俩人俏脸上倏然红云升起。 

 “你们两个听够了没有?” 

 是新娘子娇柔的声音,仿佛就在她俩人耳旁说话一般。 

 小玉与珠儿吐了吐舌头,蹑手蹑脚的溜走了。 

 两人回到自已的房间,小玉突然神情怪怪道:“我明白了少爷为什么叫得这么惨了!” 

 小珠急声道:“你倒快说呀,卖什么关子?急死人啦。” 

 小玉俏脸微红,吃吃笑道:“少奶奶实在是太漂亮了,你看少爷这么猴急的赶我们走,一定是急着想要……动作可能……可能太过粗暴,弄痛了少奶奶,所以……所以……” 

 珠儿的一张俏脸陡然间红如初升的朝阳,娇羞动人之至。她明白小玉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初她与少爷第一次的时候,痛得她呻吟不止,张口咬住了少爷的肩膀,咬得都流血了,至今还有几个淡淡的齿印。看来是风流成性的少爷太猴急了,给他弄疼的少奶奶也是象她一样张口咬人,只不过可能是咬得太重了,痛得少爷发出如此可怕的惨嚎声。 

 珠儿突然“哎哟”一声,俏脸微变,担心道:“少爷叫得这么凄惨,一定是很疼,少奶奶该不会是把肩膀的肉都咬下来吧?” 

 小玉“哧”的一声,娇笑起来,道:“放心吧,少爷不会有事的,只不过是肩膀上又多了几个齿印而已,就是不知道是左边呢还是右边?嘻嘻……” 

 珠儿羞红着脸,顿脚道:“要死啦!你敢取笑我,看我不撕裂你那张利嘴!” 

 小玉见她扑来,咯咯娇笑着闪开,两人在房中追逐打闹嘻笑,闹成一团。 

 洞房内,红烛高照,宫纱锦帐,大红龙凤锦被铺在雕花大床上,鸳鸯绣枕并排摆放在床头,寓意同心。 

 美艳动人的新娘子早已脱除凤冠霞帔,披着粉色薄纱,露出红色肚兜、曲线玲珑的绝美身姿、晶莹如玉的肌肤隐约可见,更增添了朦朦胧胧的撩人美感。 

 新娘子头枕着新郎官的胸膛,如葱玉指轻抚他不算很宽厚的胸脯,光艳照人的俏脸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室内春光绮旎诱人。 

 今天是新月帝国云梦行省张传宗张大老爷的宝贝公子张小崇迎娶姜家二小姐姜吟雪的大喜日子。 

 提起张府,云梦行省无人不知,谁人不晓。张家的生意做得很大,主要是经营大米和盐,价钱公道,信誉极佳,店铺分号遍及全国,财源滚滚。 

 张老爷子为人正直豪爽,广结天下朋友,扶贫济弱,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张家三代单传,张小崇是家中的宝贝。 

 这位宝贝少爷长虽然不是很高大,却极为英俊,是出了名的风流公子哥,整日里游手好闲,身边常跟着一群狐朋狗党,吃喝玩乐,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还爱捉弄人,给他整治过的人是哭笑不得,还好看在张大老爷子的面子上,都没有人追究。张大爷子对这个劣子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不仅有妻子护着心肝宝贝,上头还有一个老祖宗护着,想管也管不了。 

 老祖宗急着要抱曾孙,逼迫宝贝孙子娶妻成婚,张小宗本来是死活不愿意,一听要娶的是姜家二小姐,嘴都乐歪,立刻拼命的点头,脖子差一点就折断了。 

 姜家虽然不是很有名,不过也是云梦行省的大户人家。姜二小姐吟雪是行省公认的第一号大美人,知书达理,温柔贤慧,两家联姻,门当户对。 

 此刻洞房花烛,一对新人本该是恩爱缠绵,浓情蜜意才对,大煞风景的是,新郎官虽然是躺在新娘子身边,却给一条红绫捆住全身,捆得象个大棕子,动弹不得。不仅手指头半点都不能动,就连嘴巴都动不了。 

 新郎官张小崇心里可是窝着火,今夜洞房花烛,如此良辰美景,身边躺着一个光艳照人的新娘子,自已却连半个手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有够衰的。 

 他没有想到这个温柔贤淑的老婆修行会比他高,他认为姜吟雪这所以在修行界小有名气,是因为她的容貌才出名而已。 

 喝得微醉的他在赶走了最后一个侍女之后,兴冲冲的关上房门,心急火燎的抱着新娘子就上床,那种温香软玉的销魂蚀骨感觉与阵阵处子幽香,让他难以克制。 

 说实话,他对云梦第一美女早就垂涎已久,只可惜这位大美人儿对他爱理不理的,任他用尽了浑身解数,都无法博得美人一笑,这让自号“情圣”的他大受打击,发誓非把她泡上手不可。 

 现在,这位行省公认的大美人儿已经成了他的合法妻子,此刻正被他搂在怀中上下其手,马上就要XXOO了,这让他乐得嘴巴都笑歪了。 

 他更没有想到已经成为他合法妻子的吟雪竟然不愿跟他上床,还跟他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在这窄小的房间里,她身子异常滑溜,弄得他象快断了气的老牛,“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也没捞到半边衣角。 

 怒火加欲火攻心的张小崇催发真气,使出家传的擒龙诀,欲想把吟雪擒住,不想却给她用一条似布非布,似丝非丝的十丈红绫抽得“哇哇”惨叫,直呼救命,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新娘子转过身来,香喷喷、软绵绵的娇躯压在张小崇身上,如葱食指仍在他胸膛轻轻划着。 

 她吃吃一笑,柔声道:“夫君呀,小声点好不好?给人听到会笑话死的。” 

 张小崇刚才给红绫抽得疼痛难当,全身快散架了,忍不住呼喊救命,洞房花烛夜闹成如此,传出去的确会让人笑死的,糗大了。 

 他突然发现自已可以说话了,瞪着眼,低声喝道:“快放开我!乘着我酒醉占便宜,算什么英雄好汉。” 

 姜吟雪“哧”的一声娇笑,诱人红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夫君呀,人家是你的妻子,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张小崇瞪了她一眼,威胁道:“嗨,嗨,哪有妻子痛打丈夫的道理,快把我松开,然后赔礼道歉,否则……哼哼!” 

 姜吟雪白了他一眼,嗔道:“松开你,你又对人家毛手毛脚的乱占便宜了,不松!” 

 张小崇差点没吐血,他理直气壮道:“什么毛手毛脚乱占便宜,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妻子,夫妻欢爱,是天经地义的好事!” 

 姜吟雪又是“哧”的一声娇笑,道:“你骗人,我才不信。” 

 张小崇气得直翻白眼,他咬牙切齿道:“你不松开那条鬼东西,我……我……我休了你!” 

 姜吟雪吃吃一笑,道:“真的?” 

 张小崇轻哼一声,嘴巴闭得紧紧的。说真的,对这位行省公认的第一号大美人,他早就垂涎已久,以前任他用尽各种手段,都不能博得美人一笑。也不知自已走了桃花运还是这美人儿吃错药,竟然同意老祖宗的提亲,嫁给了他,嘿嘿,要休了这娇滴滴的美人儿,他怎么会舍得,能娶到行省公认的第一号大美人,在哥们面前有得炫耀了。 

 他叹气道:“假的!”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